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震后第三日札记静静的芦山

2018-11-06 10:08:05

震后第三日札记——静静的芦山

4月22日,芦山县龙门乡红星村,樊成毅(右)率领一家老小在整理砖坯。   在芦山县龙门乡红星村,樊成毅和樊成武率领着一家老小来到砖厂,将在地震中倒塌的砖坯垒齐,用塑料布盖好。“就要下雨了,别让雨把砖坯浇坏了。”樊成毅对说,他称自己的砖厂是龙门乡在震前还在营运的砖厂,“我的砖厂能够为龙门乡的重建出把力。” 在不远处,樊成毅的老乡们在村口路边摆上了一次性茶杯,希望过往的救援人员能够停下来品尝一下今年的新茶,旁边用废纸板做成的标语牌写着:“亲情、友情。无论您来自何方,千言万语在心里总归化成两个字:谢谢!” 标语牌下,孩子们高举着双手,向来往的救援车辆敬礼。几位还没有上学的小朋友不会敬礼,旁边的小姐姐就拉着他们的手举过头顶,一边大声喊着“谢谢”。   而此时,在龙门乡的古城村,骆大孝用一把锤子使劲敲击着家里倒塌下来的水泥板,“水泥板下面有很多黄谷子,够吃好几天的。”骆大孝一边敲一边对说。骆大孝所在的这个村在地震中损失惨重,仅是骆大孝家附近距离50米内,就有三个人遇难,其中就包括高锐的外公。因为家里准备办丧事,所以今天高锐的妈妈一直在废墟上寻找老人生前穿过的衣物,而高锐则一直在被地震摧毁的房子里进进出出,一会儿抬出来一个显示器,一会儿抬出来一个主机,对伙伴说:“回头再试试这个WIFI,看看行不行。” 在古城村路边的一座损毁不太严重的房子前,5年级的女生张友耀在阅读一篇名为《梦想的力量》的课文,“这篇课文我们还没有学,我先预习一下,因为我觉得我们很快就会开学。”张友耀说。在她旁边,两个小伙伴侯丹和杨云潇正在认真地在一本笔记本上写下自己对地震的“感想”。   玉溪村是茶马古道上一个非常美丽的小村子,但在地震中受损严重,很多房屋瞬间变成废墟,其中就包括刘国花的家。遇到刘国花时,她正背着自己刚满一岁的小孙子在废墟和危房间遛弯,“你不怕余震来了旁边的房子倒下来吗?”当问刘国花这个问题时,她笑着说:“闲着没事遛遛。余震来了就跑快些嘛。”刘国花一边遛着弯儿,一边和路旁的老姐妹高开连唠着家常,而此时,高开连在用一个脸盆洗头发,“我已经10天没有洗头了,我们农村人没有这么讲究,但再不洗就臭了。” 当顺着村里的路继续往前走时,一曲熟悉的歌声传来,在一座损毁严重的木质结构的房子前,3岁的袁心悦在妈妈哼唱的“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把它交到警察叔叔手里边……”的歌曲声中轻快地跳着舞。当问到她对未来有什么想法时,袁心悦的妈妈陈凤英说:“说实话,这几天心里还是很紧张,因为余震还在不断发生,不过,重建家园是我们每一个人的梦想。”   这就是地震三天后的芦山见闻,废墟上静静地流淌着对逝去亲人的思念,也同样流淌着对未来新生活的渴望。在玉溪村的旁边,玉溪河静静流淌,而经受了地震折磨的人们对美好生活的渴望就像这玉溪河,即使几经阻拦,也将百转千回奔向大海。 新华社费茂华摄 [1][2][3][4][5]下一页尾页4月22日,芦山县龙门乡红星村,村民和小朋友一起站在路边,向过往的救援车辆致敬致谢。   在芦山县龙门乡红星村,樊成毅和樊成武率领着一家老小来到砖厂,将在地震中倒塌的砖坯垒齐,用塑料布盖好。“就要下雨了,别让雨把砖坯浇坏了。”樊成毅对说,他称自己的砖厂是龙门乡在震前还在营运的砖厂,“我的砖厂能够为龙门乡的重建出把力。” 在不远处,樊成毅的老乡们在村口路边摆上了一次性茶杯,希望过往的救援人员能够停下来品尝一下今年的新茶,旁边用废纸板做成的标语牌写着:“亲情、友情。无论您来自何方,千言万语在心里总归化成两个字:谢谢!” 标语牌下,孩子们高举着双手,向来往的救援车辆敬礼。几位还没有上学的小朋友不会敬礼,旁边的小姐姐就拉着他们的手举过头顶,一边大声喊着“谢谢”。   而此时,在龙门乡的古城村,骆大孝用一把锤子使劲敲击着家里倒塌下来的水泥板,“水泥板下面有很多黄谷子,够吃好几天的。”骆大孝一边敲一边对说。骆大孝所在的这个村在地震中损失惨重,仅是骆大孝家附近距离50米内,就有三个人遇难,其中就包括高锐的外公。因为家里准备办丧事,所以今天高锐的妈妈一直在废墟上寻找老人生前穿过的衣物,而高锐则一直在被地震摧毁的房子里进进出出,一会儿抬出来一个显示器,一会儿抬出来一个主机,对伙伴说:“回头再试试这个WIFI,看看行不行。” 在古城村路边的一座损毁不太严重的房子前,5年级的女生张友耀在阅读一篇名为《梦想的力量》的课文,“这篇课文我们还没有学,我先预习一下,因为我觉得我们很快就会开学。”张友耀说。在她旁边,两个小伙伴侯丹和杨云潇正在认真地在一本笔记本上写下自己对地震的“感想”。   玉溪村是茶马古道上一个非常美丽的小村子,但在地震中受损严重,很多房屋瞬间变成废墟,其中就包括刘国花的家。遇到刘国花时,她正背着自己刚满一岁的小孙子在废墟和危房间遛弯,“你不怕余震来了旁边的房子倒下来吗?”当问刘国花这个问题时,她笑着说:“闲着没事遛遛。余震来了就跑快些嘛。”刘国花一边遛着弯儿,一边和路旁的老姐妹高开连唠着家常,而此时,高开连在用一个脸盆洗头发,“我已经10天没有洗头了,我们农村人没有这么讲究,但再不洗就臭了。” 当顺着村里的路继续往前走时,一曲熟悉的歌声传来,在一座损毁严重的木质结构的房子前,3岁的袁心悦在妈妈哼唱的“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把它交到警察叔叔手里边……”的歌曲声中轻快地跳着舞。当问到她对未来有什么想法时,袁心悦的妈妈陈凤英说:“说实话,这几天心里还是很紧张,因为余震还在不断发生,不过,重建家园是我们每一个人的梦想。”   这就是地震三天后的芦山见闻,废墟上静静地流淌着对逝去亲人的思念,也同样流淌着对未来新生活的渴望。在玉溪村的旁边,玉溪河静静流淌,而经受了地震折磨的人们对美好生活的渴望就像这玉溪河,即使几经阻拦,也将百转千回奔向大海。 新华社费茂华摄 前一页[1][2][3][4][5][6]下一页尾页4月22日,在芦山县龙门乡古城村,骆大孝努力把装有谷子的铁桶挖出来。   在芦山县龙门乡红星村,樊成毅和樊成武率领着一家老小来到砖厂,将在地震中倒塌的砖坯垒齐,用塑料布盖好。“就要下雨了,别让雨把砖坯浇坏了。”樊成毅对说,他称自己的砖厂是龙门乡在震前还在营运的砖厂,“我的砖厂能够为龙门乡的重建出把力。” 在不远处,樊成毅的老乡们在村口路边摆上了一次性茶杯,希望过往的救援人员能够停下来品尝一下今年的新茶,旁边用废纸板做成的标语牌写着:“亲情、友情。无论您来自何方,千言万语在心里总归化成两个字:谢谢!” 标语牌下,孩子们高举着双手,向来往的救援车辆敬礼。几位还没有上学的小朋友不会敬礼,旁边的小姐姐就拉着他们的手举过头顶,一边大声喊着“谢谢”。   而此时,在龙门乡的古城村,骆大孝用一把锤子使劲敲击着家里倒塌下来的水泥板,“水泥板下面有很多黄谷子,够吃好几天的。”骆大孝一边敲一边对说。骆大孝所在的这个村在地震中损失惨重,仅是骆大孝家附近距离50米内,就有三个人遇难,其中就包括高锐的外公。因为家里准备办丧事,所以今天高锐的妈妈一直在废墟上寻找老人生前穿过的衣物,而高锐则一直在被地震摧毁的房子里进进出出,一会儿抬出来一个显示器,一会儿抬出来一个主机,对伙伴说:“回头再试试这个WIFI,看看行不行。” 在古城村路边的一座损毁不太严重的房子前,5年级的女生张友耀在阅读一篇名为《梦想的力量》的课文,“这篇课文我们还没有学,我先预习一下,因为我觉得我们很快就会开学。”张友耀说。在她旁边,两个小伙伴侯丹和杨云潇正在认真地在一本笔记本上写下自己对地震的“感想”。   玉溪村是茶马古道上一个非常美丽的小村子,但在地震中受损严重,很多房屋瞬间变成废墟,其中就包括刘国花的家。遇到刘国花时,她正背着自己刚满一岁的小孙子在废墟和危房间遛弯,“你不怕余震来了旁边的房子倒下来吗?”当问刘国花这个问题时,她笑着说:“闲着没事遛遛。余震来了就跑快些嘛。”刘国花一边遛着弯儿,一边和路旁的老姐妹高开连唠着家常,而此时,高开连在用一个脸盆洗头发,“我已经10天没有洗头了,我们农村人没有这么讲究,但再不洗就臭了。” 当顺着村里的路继续往前走时,一曲熟悉的歌声传来,在一座损毁严重的木质结构的房子前,3岁的袁心悦在妈妈哼唱的“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把它交到警察叔叔手里边……”的歌曲声中轻快地跳着舞。当问到她对未来有什么想法时,袁心悦的妈妈陈凤英说:“说实话,这几天心里还是很紧张,因为余震还在不断发生,不过,重建家园是我们每一个人的梦想。”   这就是地震三天后的芦山见闻,废墟上静静地流淌着对逝去亲人的思念,也同样流淌着对未来新生活的渴望。在玉溪村的旁边,玉溪河静静流淌,而经受了地震折磨的人们对美好生活的渴望就像这玉溪河,即使几经阻拦,也将百转千回奔向大海。 新华社费茂华摄 前一页[1][2][3][4][5][6][7]下一页尾页4月22日,芦山县龙门乡古城村,高锐的妈妈高云珍(右)在废墟中寻找逝去老人的衣物。   在芦山县龙门乡红星村,樊成毅和樊成武率领着一家老小来到砖厂,将在地震中倒塌的砖坯垒齐,用塑料布盖好。“就要下雨了,别让雨把砖坯浇坏了。”樊成毅对说,他称自己的砖厂是龙门乡在震前还在营运的砖厂,“我的砖厂能够为龙门乡的重建出把力。” 在不远处,樊成毅的老乡们在村口路边摆上了一次性茶杯,希望过往的救援人员能够停下来品尝一下今年的新茶,旁边用废纸板做成的标语牌写着:“亲情、友情。无论您来自何方,千言万语在心里总归化成两个字:谢谢!” 标语牌下,孩子们高举着双手,向来往的救援车辆敬礼。几位还没有上学的小朋友不会敬礼,旁边的小姐姐就拉着他们的手举过头顶,一边大声喊着“谢谢”。   而此时,在龙门乡的古城村,骆大孝用一把锤子使劲敲击着家里倒塌下来的水泥板,“水泥板下面有很多黄谷子,够吃好几天的。”骆大孝一边敲一边对说。骆大孝所在的这个村在地震中损失惨重,仅是骆大孝家附近距离50米内,就有三个人遇难,其中就包括高锐的外公。因为家里准备办丧事,所以今天高锐的妈妈一直在废墟上寻找老人生前穿过的衣物,而高锐则一直在被地震摧毁的房子里进进出出,一会儿抬出来一个显示器,一会儿抬出来一个主机,对伙伴说:“回头再试试这个WIFI,看看行不行。” 在古城村路边的一座损毁不太严重的房子前,5年级的女生张友耀在阅读一篇名为《梦想的力量》的课文,“这篇课文我们还没有学,我先预习一下,因为我觉得我们很快就会开学。”张友耀说。在她旁边,两个小伙伴侯丹和杨云潇正在认真地在一本笔记本上写下自己对地震的“感想”。   玉溪村是茶马古道上一个非常美丽的小村子,但在地震中受损严重,很多房屋瞬间变成废墟,其中就包括刘国花的家。遇到刘国花时,她正背着自己刚满一岁的小孙子在废墟和危房间遛弯,“你不怕余震来了旁边的房子倒下来吗?”当问刘国花这个问题时,她笑着说:“闲着没事遛遛。余震来了就跑快些嘛。”刘国花一边遛着弯儿,一边和路旁的老姐妹高开连唠着家常,而此时,高开连在用一个脸盆洗头发,“我已经10天没有洗头了,我们农村人没有这么讲究,但再不洗就臭了。” 当顺着村里的路继续往前走时,一曲熟悉的歌声传来,在一座损毁严重的木质结构的房子前,3岁的袁心悦在妈妈哼唱的“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把它交到警察叔叔手里边……”的歌曲声中轻快地跳着舞。当问到她对未来有什么想法时,袁心悦的妈妈陈凤英说:“说实话,这几天心里还是很紧张,因为余震还在不断发生,不过,重建家园是我们每一个人的梦想。”   这就是地震三天后的芦山见闻,废墟上静静地流淌着对逝去亲人的思念,也同样流淌着对未来新生活的渴望。在玉溪村的旁边,玉溪河静静流淌,而经受了地震折磨的人们对美好生活的渴望就像这玉溪河,即使几经阻拦,也将百转千回奔向大海。 新华社费茂华摄 前一页[1][2][3][4][5][6][7][8]下一页尾页4月22日,芦山县龙门乡古城村,高锐(右)在检查从废墟中抬出来的电脑主机。   在芦山县龙门乡红星村,樊成毅和樊成武率领着一家老小来到砖厂,将在地震中倒塌的砖坯垒齐,用塑料布盖好。“就要下雨了,别让雨把砖坯浇坏了。”樊成毅对说,他称自己的砖厂是龙门乡在震前还在营运的砖厂,“我的砖厂能够为龙门乡的重建出把力。” 在不远处,樊成毅的老乡们在村口路边摆上了一次性茶杯,希望过往的救援人员能够停下来品尝一下今年的新茶,旁边用废纸板做成的标语牌写着:“亲情、友情。无论您来自何方,千言万语在心里总归化成两个字:谢谢!” 标语牌下,孩子们高举着双手,向来往的救援车辆敬礼。几位还没有上学的小朋友不会敬礼,旁边的小姐姐就拉着他们的手举过头顶,一边大声喊着“谢谢”。   而此时,在龙门乡的古城村,骆大孝用一把锤子使劲敲击着家里倒塌下来的水泥板,“水泥板下面有很多黄谷子,够吃好几天的。”骆大孝一边敲一边对说。骆大孝所在的这个村在地震中损失惨重,仅是骆大孝家附近距离50米内,就有三个人遇难,其中就包括高锐的外公。因为家里准备办丧事,所以今天高锐的妈妈一直在废墟上寻找老人生前穿过的衣物,而高锐则一直在被地震摧毁的房子里进进出出,一会儿抬出来一个显示器,一会儿抬出来一个主机,对伙伴说:“回头再试试这个WIFI,看看行不行。” 在古城村路边的一座损毁不太严重的房子前,5年级的女生张友耀在阅读一篇名为《梦想的力量》的课文,“这篇课文我们还没有学,我先预习一下,因为我觉得我们很快就会开学。”张友耀说。在她旁边,两个小伙伴侯丹和杨云潇正在认真地在一本笔记本上写下自己对地震的“感想”。   玉溪村是茶马古道上一个非常美丽的小村子,但在地震中受损严重,很多房屋瞬间变成废墟,其中就包括刘国花的家。遇到刘国花时,她正背着自己刚满一岁的小孙子在废墟和危房间遛弯,“你不怕余震来了旁边的房子倒下来吗?”当问刘国花这个问题时,她笑着说:“闲着没事遛遛。余震来了就跑快些嘛。”刘国花一边遛着弯儿,一边和路旁的老姐妹高开连唠着家常,而此时,高开连在用一个脸盆洗头发,“我已经10天没有洗头了,我们农村人没有这么讲究,但再不洗就臭了。” 当顺着村里的路继续往前走时,一曲熟悉的歌声传来,在一座损毁严重的木质结构的房子前,3岁的袁心悦在妈妈哼唱的“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把它交到警察叔叔手里边……”的歌曲声中轻快地跳着舞。当问到她对未来有什么想法时,袁心悦的妈妈陈凤英说:“说实话,这几天心里还是很紧张,因为余震还在不断发生,不过,重建家园是我们每一个人的梦想。”   这就是地震三天后的芦山见闻,废墟上静静地流淌着对逝去亲人的思念,也同样流淌着对未来新生活的渴望。在玉溪村的旁边,玉溪河静静流淌,而经受了地震折磨的人们对美好生活的渴望就像这玉溪河,即使几经阻拦,也将百转千回奔向大海。 新华社费茂华摄 前一页[1][2][3][4][5][6][7][8][9]下一页尾页4月22日,芦山县宝盛乡玉溪村,陈凤英在给自己的女儿袁心悦讲故事。   在芦山县龙门乡红星村,樊成毅和樊成武率领着一家老小来到砖厂,将在地震中倒塌的砖坯垒齐,用塑料布盖好。“就要下雨了,别让雨把砖坯浇坏了。”樊成毅对说,他称自己的砖厂是龙门乡在震前还在营运的砖厂,“我的砖厂能够为龙门乡的重建出把力。” 在不远处,樊成毅的老乡们在村口路边摆上了一次性茶杯,希望过往的救援人员能够停下来品尝一下今年的新茶,旁边用废纸板做成的标语牌写着:“亲情、友情。无论您来自何方,千言万语在心里总归化成两个字:谢谢!” 标语牌下,孩子们高举着双手,向来往的救援车辆敬礼。几位还没有上学的小朋友不会敬礼,旁边的小姐姐就拉着他们的手举过头顶,一边大声喊着“谢谢”。   而此时,在龙门乡的古城村,骆大孝用一把锤子使劲敲击着家里倒塌下来的水泥板,“水泥板下面有很多黄谷子,够吃好几天的。”骆大孝一边敲一边对说。骆大孝所在的这个村在地震中损失惨重,仅是骆大孝家附近距离50米内,就有三个人遇难,其中就包括高锐的外公。因为家里准备办丧事,所以今天高锐的妈妈一直在废墟上寻找老人生前穿过的衣物,而高锐则一直在被地震摧毁的房子里进进出出,一会儿抬出来一个显示器,一会儿抬出来一个主机,对伙伴说:“回头再试试这个WIFI,看看行不行。” 在古城村路边的一座损毁不太严重的房子前,5年级的女生张友耀在阅读一篇名为《梦想的力量》的课文,“这篇课文我们还没有学,我先预习一下,因为我觉得我们很快就会开学。”张友耀说。在她旁边,两个小伙伴侯丹和杨云潇正在认真地在一本笔记本上写下自己对地震的“感想”。   玉溪村是茶马古道上一个非常美丽的小村子,但在地震中受损严重,很多房屋瞬间变成废墟,其中就包括刘国花的家。遇到刘国花时,她正背着自己刚满一岁的小孙子在废墟和危房间遛弯,“你不怕余震来了旁边的房子倒下来吗?”当问刘国花这个问题时,她笑着说:“闲着没事遛遛。余震来了就跑快些嘛。”刘国花一边遛着弯儿,一边和路旁的老姐妹高开连唠着家常,而此时,高开连在用一个脸盆洗头发,“我已经10天没有洗头了,我们农村人没有这么讲究,但再不洗就臭了。” 当顺着村里的路继续往前走时,一曲熟悉的歌声传来,在一座损毁严重的木质结构的房子前,3岁的袁心悦在妈妈哼唱的“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把它交到警察叔叔手里边……”的歌曲声中轻快地跳着舞。当问到她对未来有什么想法时,袁心悦的妈妈陈凤英说:“说实话,这几天心里还是很紧张,因为余震还在不断发生,不过,重建家园是我们每一个人的梦想。”   这就是地震三天后的芦山见闻,废墟上静静地流淌着对逝去亲人的思念,也同样流淌着对未来新生活的渴望。在玉溪村的旁边,玉溪河静静流淌,而经受了地震折磨的人们对美好生活的渴望就像这玉溪河,即使几经阻拦,也将百转千回奔向大海。 新华社费茂华摄首页前一页[6][7][8][9][10][11]

服务器回收
兄弟缝纫机
方管价格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