呛口小皇妃邪王一宠成瘾

2019-06-25 13:10:22 来源: 安顺信息港

事情定下后,双方便又开始讨论婚礼的流程。◆⊿有意思書院wWw.hei hei66.Com↗⊿→温夫人此后总算安静,没有再插话。在宫里用过午膳,因为龙凰的身体,加上北辰流聿也是个病号。所以,一行人就出了宫。东楚帝后说为了龙凰的安全,所以派了一队五十人的禁卫军随行保护。龙凰没有拒绝,便由北堂素这位太子亲自带着护送。可是,刚刚走到半路,就有一个人跑过来,附耳不知对北堂素说了什么。北堂素的神色微微一变,而后歉意的看向龙凰与姜沉樱:“实在抱歉,突然有些要务需要晚辈亲自处理,这里暂且离开一下,稍后晚辈必定****拜访致歉!”作为东楚太子这样说,可谓礼遇了。“太子太客气了,若有要事,太子先去即可!”龙凰说道,道不介意的样子。北堂素再三道歉,留下禁卫军,便独自带着一个随从离开了。北辰流聿继续让小陌领的路,将一行人带到了位于东楚帝京西市的一座宅院前。“这里地处不偏僻,但是又不会太吵,我选了很久,觉得这里适合暂住养病!师傅、岳母大人,请!”北辰流聿率先走在前面为两位长辈引路。而此时,高门之上,已经有两列家仆迎了出来,分别立在门口两边迎接。“你考虑的倒是周到!”姜沉樱点点头,便看向龙凰。龙凰含笑看了眼北辰流聿:“费心了!”而后看也不看姜沉樱,就往宅子的高门走去。北辰流聿则退后一步,与龙亭玉并肩而行。“你之前买宅子,怎么不事先和我说一声?”龙亭玉问道,“而且,就算现在要成亲的原因,暂时不回北滨,但是终究要回去的!这是多此一举!”北辰流聿微侧脸看她道:“难道你想去温家吗?”“难道你早料到会让我去温家?不然原来我还以为我会在昆仑待嫁呢!”龙亭玉说道。“道是没有多想,不过,东楚想给咱们两方面子的话,就必然会让你去当今尊贵的人家待嫁,好以示友好!”北辰流聿说道,“而今帝京之内,除了两朝后宫之主的温家,也没有别家了,这还是表兄提醒我的!”龙亭玉恍然,因为这是人生头一遭,所以婚礼上的章程与习俗什么的,她是真的一点也不懂。一行人进了宅院,诈一眼,望去,就见得葱郁的银杏树林间,走廊迂回。但是却可以清晰的看见期间错落有致的亭台水池,风景却是幽静中透着典雅。龙亭玉看了一眼,就觉得很喜欢这里。而这庭院看着也不小,作为给她的,并不闲寒碜,但是,又不会显得太奢华,破坏了东楚的规矩。毕竟,你一个他国王孙在当今土地安家,其实按理是不被允许的。不然的话,岂不是有钱就能买走他人国土?还有什么规矩可言?好在,今天东楚帝后并没有就这事说什么。这宅子分成四方,每一方,都有独立的阁楼可以入住。龙凰说是累了,北辰流聿便吩咐人先去安排下来,等龙凰休息好了,再让宅子里现有的管事出来统一被主子认一认。“近我就不能常来看你了,你就暂且在这里委屈一下,以后咱们回了北滨再作打算!”北辰流聿与龙亭玉站在院子里,北辰流聿看着龙亭玉柔声说道。龙亭玉闻言却是有些担忧:“那回北滨的事情,现在你是怎么打算的?你三皇妹如今人呢?”“她在东楚行宫,你不必担心。我会处理好的,总不能一直带你寄人篱下!”北辰流聿面容上却不见担忧,倒是胸有成竹的样子。“殿下!”这时,速雷走了过来。北辰流聿看了过去:“嗯,有事?”速雷拱手朝北辰流聿与龙亭玉一礼,而后道:“殿下猜的不错,刚刚属下派人去查了,东楚太子匆忙离去却是有事!”说着,特意看了眼龙亭玉。“这件事与我有关?”龙亭玉下意识问。速雷慎重的点头:“方才,据说是疯魔了的上官芷芙跑了出来,满大街的叫骂,说是殿下您害了她,说要找您报仇。”“上官芷芙,她真疯了?”龙亭玉诧异,对于她骂自己的事情到是不稀奇。“如果真疯了,怎么会不好好严加看守,而任其跑上大街大呼小叫?”北辰流聿冷笑。“不过,发生那样的事情,她想活下去,也只有‘疯’这一条路了!”龙亭玉听了,也觉得有些道理。“东楚太子显然是不想这件事闹大,所以亲自去处理,让人将场面控制住,将人送回上官家了!”速雷说道。“哼!”北辰流聿闻言冷哼,“自己活的不耐烦的人,送去哪里都是会想办法自寻死路的!”言下之意,是觉得上官芷芙不会就此消停下来。很有可能,接下来还有可能会出来捣乱诋毁。但是龙亭玉觉得上官芷芙这行为挺可笑的,这是想败坏她名声?首先,她们自己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所以,别说她们了,就是东楚帝后也不能将她问罪。然后就又回到名声这一点,她还在乎她在东楚是什么名声?她又不是东楚人!作为古曜皇女,没凭没据的,东楚帝后都不敢说她什么吧!“我觉得你说的很对!”龙亭玉含笑附和北辰流聿的话。的确,本来这件事她都快忘记了,相信东楚帝京之内原本也沸沸扬扬传播过。但是一件事谈论久了,终究会被遗忘。那样,上官芷芙可能还能躲起来,安静的活着。这回她自己跑出来宣扬,是嫌自己脸不够黑吗?龙亭玉倒是好奇了,这上官家的家风究竟如何,还能任这人撒疯?上官布霖怪不得从不回家!“恐怕这件事不会这么善了,估计后面还会有一些幺蛾子出来!”北辰流聿这时说,转而看向龙亭玉,“这段时间,如果有人拜访,你尽量拒绝掉。”“我这些年多在山上,在这儿帝京里,应该没什么人会来拜访吧!”龙亭玉说。“是没有,正常情况也的确不会来找你们。不过,就怕有人有心!”北辰流聿说。“殿下,东楚太子来了!”这时,外面又有人来禀报。并且来人脸上还有些顾虑,顿了一下又说:“不过,看太子的脸色好像有事……”

赤峰好的治癫痫病医院
临沧癫痫病的医院
潍坊白癜风的专科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