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皇归来

2019-06-26 05:45:42 来源: 安顺信息港

昨晚明月目睹了那个野蛮仪式的整个过程,但是因为所占位置的角度关系,萧风相信她见到了那栋巨大的石屋但没有看见那副巨大的石壁龙画。明月只是觉得那三名老者带她们行走的方向正是昨晚祭祀的方向,在不知觉间有点略带不安,见到明月脸上奇怪的表情,萧风当然知道她在想些什么,伸出一只手轻轻的握住了她。五人的速度不快不慢,一炷香的时间来到了一块巨大的空地之上,正是昨晚祭祀的地点,明月足足呆愣了好一会儿的时间,因为她也终于见到了那副巨大的龙神画像了。在一片乌云之内,若隐若现的翻滚着一条巨大的龙影,当然那个龙影显现的不是全身,只是露出了其中一鳞半爪和那颗巨大的龙头。巨龙雕刻的很是惟妙惟肖,仿佛随时都会从那幅画中腾空而起,在乌云之中,闪烁着金光的鳞片,直让明月感受到了无尽的威压。明月在那幅龙画前伫立良久,身子在不自觉间轻轻的颤抖,龙神的巨大威压让明月完全无法反应,慢慢的,身上流下了冷汗!萧风已经是第二次见到这幅画了,但是仍然给他带来了不小的视觉冲击,很难想象这样的一幅画到底是谁雕刻出来的。想来能够雕刻出这幅画的人,除了与龙神有莫大的关联之外,本身的实力也是深不可测,只要这样,才能够承受住这般的威压。足足过了好长一段时间,明月才反应了过来,身子疲倦到了,睁大一双眼睛,带着满脸难以置信的神情看着萧风。萧风晃了晃肩,做出了一副很是无可奈何的表情。“两位,我们已经到了,这里是我族的圣地,但是说句实话,村子里没有任何人知道这个石屋是怎么来的,族中也没有留下任何与之有关的记载。不过有一个传说,石屋里面有我族的圣物,更有与我族来源有关的东西,你们是上千年来第二批能够进入里面的外族之人。”“在我们来之前,有其他人进入过里面。”“恩,是有一个人进入过,不过那差不多已经是九百多年前的事情,他的名字叫做太甲。”“太甲”萧风和明月二人皆细喃了一遍,萧风没有觉得这个名字有什么奇怪之处,倒是明月,在那儿细细的品读了好几遍,她觉得这个名字很是熟悉,肯定在那儿听说过,但一时之间却又想不起来到底在那儿听过了。三个中年人来到大门前,“知道吗,这扇石门只有用我族之人的血才可以打开”其中一名老者咬破了自己的手指,用带着献血手指轻轻往壁画处一划,红光一闪,血迹便侵入了壁画之中。伴随着轰隆隆的声响,这扇大门便渐渐的升了起来,露出了石屋里面的神秘面貌。一丝丝的阴寒之气从石屋里面飘了出来,吹在身上,仿佛可以直入骨髓之内,阴寒至极,如果让一般人受到这种寒气的侵染,就算不会当场死亡,那么后半生也必定体弱多病,好在五人都有不凡的修为,并没有受到什么暗伤。三人让身一旁,对着萧风、明月说道:“这里便是我族的圣地了,其实就算是族中也很少有人能够有机会进入,二位请进!”萧风用目光快速的往里面扫了一眼,发现里面的环境很是昏暗,具体的情况根本看不真切,不过却也感受到了里面破败的气息,想来平日里很少有人进入里面。略微的犹豫之后,萧风便拉着明月的手走了进去,三名血族的老者跟在他们的后面也走了进去,“此地的寒气长年存在,应该是石屋里面散发而出,吸收多了对身体会有暗伤,而且很难祛除,但是如果按时每一段时间吸收少许,可以达到增强体质、提高真气的功效。”进入石屋,映入眼帘的是一层层向下延伸的阶梯,顺着阶梯走了下去,阴寒之气更加的浓郁了,半柱香之后,五人来到了此地的底部。在踏入了底部的瞬间,萧风目光一凝,在阶梯的底部,也就是这个石屋里面另有乾坤,里面又并排着四扇石门,每一扇石门之上都有一个长条形的凹槽。萧风感受得到,这浓郁的寒气就是从其中的某扇石门里面散发而出。“石门后面是什么?”“不知道!”三名老者回答得很是肯定,感受到萧风和明月疑惑的目光,那名老者回应道“我们也没有进入过里面,凭我们的功力根本打不开这扇石门,这也是我们请你们前来的原因。”“你们手中的这两把神刃,还有太古流传下来的另外两把神刃血屠、霸尊在太古时代,甚至是太古之前的洪荒时代都有着不小的来历,但是他们到底有着怎样的身份谁也说不清。但是这里的四扇石门,四大神刃可以各自开启其中的一扇石门门,你们现在应该知道我们为什么要请你们带着神刃前来了吧!其实这栋石屋乃至石屋里面的东西都不是我族所有,我们也不知道它是怎么出现在这里,很有可能,我族的存在就是为了守护这栋石屋。传闻在这每扇石门的后面,有着令九州各族梦寐以求的珍宝。”这时三人同时看向了明月,那个眼神中带着浓烈的渴望,这样一来反倒是令明月有点儿不知所持了,“其实,我们这一族远离九州大陆的主流之外已经很多年了,对于里面传说中的什么至高宝物不是很感兴趣,但是!”在这说话的过程中,三人尽皆目不转睛的看着明月,他们此时的目光中的渴望已经是不加掩饰了,“这位姑娘,昨晚祭祀的那一幕你也应该见到了吧!”面对着三人的目光,明月沉静了良久,而后默默的点了点头。“我族因为体制特殊才不得已存在着那种奇怪的习俗,但是传说扇门中有东西可以解除我族的诅咒,而且这一扇门需要你手中的月影神刃才能够打开”老者满脸诚恳的说道。到了这时,萧风终于明白他们为什么一定要自己把明月带过来了,真正让他们在意的是明月手中的月影神刃。“如果有什么事情明月能够帮上忙的,明月一定不会拒绝”明月轻轻的拔出手中的月影神刃,踏步走上前去,“不知道明月该怎么做,还请三位前辈指教”。“这个很简单,看到石门上面的凹槽了吗,那四个凹槽传闻原本就是用于放置四大神刃的,只需把你手中的月影神刃放入凹槽之中就可以了。”听到老者这么说,萧风再定睛看过去,果然,这四扇石门上的一个长条形的凹槽很像剑形,其中第二扇门上的凹槽的形状和萧风手中的龙魂剑形状很是相似,扇门上凹槽的形状和明月手中的月影神刃很是相似。果然这四扇门需要太古时代的四大神刃才能够打开,只是到底是谁拥有这样的大手笔建造了这样的一栋石屋,光是开门的钥匙都需要九州的瑰宝级神刃,还是、或者说,太古时代的四大神刃原本一直都是作为石门的钥匙待在这里,后来被人带出去才成为了九州的瑰宝。萧风留意到了第四扇门上的凹槽,那应该就是传说中“霸尊”的样子,到目前为止,太古时代的四大神刃的其中之三萧风都见过了,包括诸葛手中的那把血屠。但唯独对于这把名为霸尊的神刃没有见过,不光是萧风,整个武林中,似乎没有听说谁见过这把传说中为神秘的宝剑,似乎这把剑流传下来的就只有这么一个名字而已了。当然,这个世界上也没有谁怀疑这把剑存在过的真实性,眼前这扇石门上的凹槽已经向萧风证明了,霸尊确实是真实存在过的。明月走上前去,拿着月影神刃,轻轻的,把剑身放置于大门前的凹槽上,立刻,这扇石门发出了轰隆隆的响声,慢慢的上升,伴随着石门的上升,这里的寒气是越来越浓郁了。这五人中功力弱的的人无疑是萧风,随着越来越是浓郁的寒气,萧风坚持不住,这种寒气直让萧风感觉到了直入骨髓的寒冷,萧风的身体也跟着“哆”“哆”的抖动个不停。在刚开始的时候,见到萧风支持不住,明月还在暗中向萧风传送少许真气助他抵挡寒气的侵染,可是没过几息的时间,就连明月自己都受不了那种寒气了,而且其狼狈的程度比起萧风来有过之而无不及。明月的功力或许比起萧风这个半路出剑的和尚要高那么一点儿,但是没有达到那种难以弥补的地步,就算是萧风和明月在公平的条件下来一场大战,明月都没有必胜的把握。倒是村子里的另外的三个老者,这寒气对他们完全没有一点儿的影响,看他们的样子,反倒是一幅很为享受的样子,萧风暗骂了一声,人与人真是不能够相比。实在受不了这种浓郁的寒气,萧风与明月现在也顾不得男女有别的观念,身体紧紧的簇拥在了一起,但还是挡不住那个寒气。石门已经完全打开了,或许是因为寒气太浓的原因,萧风一眼看过去,石门的后面只有一片浓浓的云雾,里面的情况看不大真切。依稀之中,萧风见到在浓浓的雾气之中有一个丈许长,半丈宽的池子,这浓郁的寒气仿佛是从池子里面飘散而出。血族中的那三名老者看到这个池子之后,都是一脸的惊愕,紧接着换成了一副欣喜若狂的表情,“传说是真的,这个一定是祖上传说中才存在过的洗礼池,想不到居然在这里。”“洗礼池”萧风的身体虽然处在极浓的寒气之中,身体一直抖动个不停,但还没有失去为基本的理智,“听到洗礼池”这三个字,萧风以一种很是疑惑的表情看着他们。感受到萧风疑惑的目光,其中一人说道:“你们可曾听闻过妖族‘兽神之血’的传说,传闻妖族里面部族众多,但是其中有几个种族被妖族其他各族尊为族中皇者,他们在妖族中的地位与你们人族中的皇族的地位相当,甚至还要高贵,他们就是外界传说之中妖族内的‘守护一族’。”

常州哪家治牛皮癣医院好
乐山治牛皮癣专科
吴忠好的专治癫痫病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