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重征天下 千二百八十章 减俸增官

2019-12-05 06:26:32 来源: 安顺信息港

崇祯:重征天下 千二百八十章 减俸增官

范景文、王家祯与玄默三人,几乎是与驿马前后脚进的开封府。因为藩台衙门和臬台衙门也在战火中被毁,还没来得及修复,三人只得一同住进还勉强剩下几间房的巡抚衙门。好在他们都只带了两名老家仆,随身行李也很少,可谓轻车简从。三人心里又装着事,只简单洗了把脸,便换上官服前往周王府陛见。

王家祯与玄默之前并不知道范景文上奏折的事,直到昨天在彰德府驿站看到京师转来的明折才晓得。初时他们两人心里还有些埋怨范景文,这么大的事为何不知会一声;待看罢众多弹劾范景文、阎尔梅的奏章后,才明白范景文早知道此事必会引起朝中强烈不满,他是想把所有责难自己扛下来,而不愿意连累他人。

王家祯是带过兵打过仗的,虽是文人,却是性格直爽,有一説一。也正因如此,他在官场上没少得罪人,以至于这几年很多与他资历政绩相仿、甚至不如他的官员都升上去了,他还在原地踏步。

本来他对范景文也心存芥蒂,觉得范景文资历不如自己而做了巡抚,压了自己这个布政使一头,心中甚是不快,一路上都没怎么説话。此时终于忍不住大声説道:“没想到梦章兄(范景文字梦章)如此有胆略、有担当,胸襟胜弟十倍!旨意让梦章兄出任巡抚,説实话弟心中还有些不服,现在才知圣上识人之明,弟惶恐之至!不过梦章兄,如此大事,为何不与中象兄(玄默字中象)及弟商议后联名上奏呢?中象兄和我看过阎尔梅的奏折,这么好的兴利除弊的主张,我们两个都极为赞成,若是咱们三人联名上奏,説不定…”

范景文则对王家祯拱手苦笑道:“予来兄(王家祯字予来)言重了。兄光明磊落,弟一向敬服,中象兄亦是耿直之士,弟何敢对二位有所欺瞒。不过上这道奏折明显是要挨骂的,搞不好因为这件事,弟这个巡抚也做不了几天,何苦牵连二位仁兄。况且朝议汹汹,就算你我三人联名上奏,怕也是一样的结果。”

玄默则朗声説道:“不然。梦章兄请看,反对此事者虽多,但朝议并不是一边倒,还有周延儒、温体仁等阁臣赞成,吏部、户部亦未明确反对。弟以为圣上就在开封,心中恐怕早有打算,只是还要投石问路,看看阻力大不大而已。此事成与不成,关键还在圣上,不如你我一同面圣,痛陈利害,促圣上乾纲独断。”

范景文一听有理,现在事态的发展早已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之外,也只有恭请圣裁了。

听説三人抵达开封,朱由检很是高兴,立刻叫进,并且免了三跪九叩之礼,又赐座看茶,嘘寒问暖,礼遇极隆。

三人自是感激涕零,寒暄几句之后,王家祯耐不住性子,直截了当地把话题转移到了范阎奏折上。

朱由检也刚刚看过那些奏折。朝臣反对原在他意料之中,然而反对态度如此激烈,甚至这么多人拼命参劾范景文和阎尔梅,却是他没有想到的。他沉吟着问道:“王家祯,玄默,你们两位怎么看?”

二人立即明确表态支持范景文和阎尔梅,王家祯还铿锵有力地道:“陛下自登基以来励精求治、锐意革新,然朝中庸庸碌碌、尸位素餐者太多,不但不能为陛下分忧,反而常常掣肘,臣深为陛下不耻之!臣以为,陛下庙谟远虑,群臣万不能及;只要陛下决意改制,不必理会群臣聒噪。臣身为河南布政使,愿承担此中一切,若真如物议所説动摇社稷根基,请陛下惟臣是问!”

范景文也再三恳辞,请朱由检允许开封府试行增官雇员。至此朱由检的决心已经下了一大半了,但还是觉得如果就这样下旨,不但东林党心怀不满,就连吏部和户部这样的中间派也不理解,后面的改革只怕会更加举步维艰。

正迟疑之时,玄默突然奏道:“陛下可是担心户部吃紧,朝臣以无钱为由搪塞?臣倒有一个想法…”

“请讲!”朱由检眼睛一亮,知道玄默既然説到这一层,一定有好主意了。

玄默便侃侃而言道:“臣还兼任着都察院右副都御史一职。按察使与副都御史均为正三品,按规矩兼职兼俸,臣可以领到两份正三品的俸禄。臣可以上一道奏折,情愿兼职而不兼俸,节余出来的俸禄,户部可以拿来支付新设未入流官及雇员的薪俸。增官雇员现在只能算是特事,特事就可以特办,难道这样户部还不能通融么?”

他这么一説,范景文和王家祯也都表示,愿意把兼俸退还户部,换得增官雇员。王家祯与玄默一样兼着一份正三品俸禄,而范景文身为巡抚,更是兼着兵部右侍郎和副都御史两份正三品俸禄。正三品的月俸是三十五石,未入流的月俸是三石,他们三个人四份兼俸,就抵得上五十个未入流官的薪俸。而这次开封府打算增设未入流官二十人,雇员二百人,雇员的月薪更低,只有一石。虽然还是不够,可也填补了xiǎo一半了。

朱由检一方面被三人的识大体、顾大局深深感动,另一方面,他本来也想免去他们的兼职,着手改变官场兼职过多过滥的旧格局。原想和三人谈心以后,让他们主动提出辞去兼职,现在看来,兼职暂时不能动了,兼俸倒是先砍下去了。

至此朱由检终于下定增官雇员的决心。虽然在表面上看来,范景文他们承担了一部分新增加的薪俸,户部没怎么多掏银子,但性质却完全不一样了。范景文他们是减薪,增官是加薪,都得经过户部账册,这就等于是确认了增官的合法性。

事不宜迟

,朱由检立刻下旨诏准了范景文和阎尔梅的奏议。为了进一步减xiǎo阻力,他不得不声明:此举系临时措施,为期暂定一年,以观后效。一年之后是否保留这些未入流官和雇员,再行商议。

这已经很给朝臣面子了。朱由检也没时间再和京师奏折往来,立即知会阎尔梅:开始选拔!

大同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武汉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刘云涛

银川市口腔医院怎么样

西藏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小孩退烧药有哪些
儿童感冒发烧
小儿感冒发烧怎么办
小孩发烧怎么处理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