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你记得雪孩子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19:24:24 来源: 安顺信息港

1雪中表演的小乐队  12月24日晚,下了很大的雪。  林耀辉站在这个城市的小广场上看一场表演。  是一支无名的小乐队,他们在小广场上临时搭建了一个简陋的舞台,一群无所事事的人们围在周围,冷漠的看着。舞台上的女孩子生了一张极美的脸,她穿着一件粉红色薄薄的羊毛呢裙子,在零下十几度的气温里,抱着一把吉他大声的弹唱,偶尔扭动几下美好的腰肢,试图调动起人们的情绪,可是还是失败了,也许是因为天气太冷的缘故吧。  天空又飘起了雪,围观的人们都三三两两的离开了,只有林耀辉还站在那里,他站在漫天的大雪里静静的看着女孩在舞台上卖力的表演。  舞台上的女孩叫桑晓,林耀辉的女朋友。  雪越下越大,表演是没有办法继续下去了,小乐队的演唱会只好作罢。这时桑晓从舞台上跳下来,对林耀辉说:“等我一下,我去帮他们收拾东西。”  桑晓只过了一会就回来了。她在裙子外面套了一件白色的羽绒服,歪戴一顶白色绒绒帽子,更加衬托的她的脸蛋温润如玉,美好似蔷薇。  他们坐在路边的小火锅店里吃他们的圣诞晚饭。桑晓喝了很多酒,她说:“总有一天,我要开一场属于我自己的巡回演唱会!”火锅店里,人声鼎沸,热气腾腾,或许是隔着氤氲的水汽吧,林耀辉突然看不清桑晓的脸。    2林耀辉,我多么想要更好的物质生活  快过年的时候,桑晓找了一份在酒吧驻唱的工作,晚上下班的时候,林耀辉就去酒吧门口接她回家。  那时候天天下雪,很大很大,林耀辉就站在公交站牌边昏黄的路灯下等桑晓。那样静谧的夜晚,雪花像浮游生物一样一朵一朵地漂浮在半空中,路边树上挂满了红色的喜气洋洋的大灯笼,远处是居民楼模糊的背影还有一盏一盏橘黄色的灯光,林耀辉就在站在那里,看着远处楼房上的灯光一盏盏亮起,又一盏盏熄灭,身边的行人来了,又走了,来来往往,终又只剩下他一个,林耀辉的心情总有一丝怅惘。  马路对面跑出来一个女孩,隔着老远就在那里手舞足蹈,林耀辉不禁笑了一下,这世界上总是有这样可爱的女孩子的,就像桑晓一样。等那个人走近了,林耀辉才发现原来是桑晓,他竟然没有认出她来。桑晓有些生气的质问林耀辉,为什么自己在路那边对他招手,他却不理她。林耀辉揉揉自己的眼睛,笑了笑没有说话。  林耀辉近老是觉得自己的眼睛不太好使,看东西模模糊糊,还带着重影,可能是每天都对着电脑的缘故吧,林耀辉并没有太在意。  因为桑晓下班太晚,已经没有了公交车。雪太大了,街上的出租车都寥寥无几。两个可怜的孩子就只好互相搀扶着在雪地里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可是雪地实在是太滑了,桑晓没有站稳实实在在的摔了一个大跟头,她坐在雪地里,忽然放声大哭,林耀辉怎样哄都哄不好。  桑晓指着远处的一辆宝马说,林耀辉,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过上那样的生活。  那天以后,林耀辉就不去酒吧接桑晓了,他找了一份广告公司的工作,每天忙到很晚很晚,他要努力挣钱,给桑晓想要的生活。    3让我感谢你,赠我空欢喜  林耀辉的眼神越来越不好了,有时候明明看见桑晓就在不远处对着他招手,可是跑过去,看到的却是路边的一根树桩。有时候明明看到前面什么都没有啊,却还是经常被路灯碰到头。林耀辉经常用手一边揉着一头,一边愤恨的想,明天一定去配个眼镜!  可是这想法从冬天到春天,从春天又到了夏天,都一直没有去实现,林耀辉真得太忙了,他要努力工作,努力挣钱,他要帮桑晓,实现所有的愿望,他要给她更好的物质生活。在夏天快要过完的时候,林耀辉突然想起,他已经好久好久没有看到过桑晓了。  林耀辉跑去桑晓的公寓找她,没有人,林耀辉就坐在楼下的小花园里等她。初秋的夜晚,吹过的风微微的凉,花园里的桂花开了,发出一阵阵浓郁的香气。过了很久,林耀辉看见桑晓了,桑晓穿着一件他从来都没有见过的白色裙子,层层叠叠的裙摆打在桑晓赤裸的小腿上,随风起舞,摇曳生姿。那一次,林耀辉清清楚楚的看见了,桑晓跟着一个西装男士有说有笑的上了一辆银灰色的宝马,隔着那么远的路,林耀辉都能看到桑晓脸上幸福的微笑是那样的美丽动人。  林耀辉一个人在小花园里,坐了好久好久。等他想起来要回去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是夜色太暗的原因吧,林耀辉没有看清楚脚下的台阶,他大步的往前一迈,于是就那么直直的从台阶上摔了下去。  林耀辉这一摔不仅摔坏了右腿,而且也查出了他的眼病,医生说他得了视网膜脱落,因为错失了治疗的时机,只能通过角膜移植。如果没有找到合适的眼角膜的话,林耀辉就失明了。    4如果失去你,我宁愿失去光明  林耀辉住进了医院,他一天到晚的躺在床上发呆,不想说话,连护士小姐姐都笑他的闷骚。  护士小姐姐看林耀辉一个人在医院里可怜吧,经常来病房陪他说话,她知道他眼睛不好,没法上网,没法看电视,她便每天带份报纸来,读给林耀辉听。  护士小姐姐的声音柔柔的,暖暖的,甜软得就像清晨刚刚出锅的糯米团子。不知怎的,林耀辉听到护士小姐姐的声音便会想起桑晓来。不知道桑晓现在过得好吗,她得到自己想要的生活了吗,每次想到这里,林耀辉的心总会像被谁一把揪起来,扔进滚烫的热水里,没完没了的疼。  林耀辉突然很希望自己瞎了,赶快瞎了,没有了桑晓,他实在想象不出自己的眼睛好好的还有什么意义。    5桑晓要开演唱会了  林耀辉的眼睛一点都看不见了,他也不想去看,不想去证实了,可是桑晓却自己来了。她是和那个西装男一起来医院的,林耀辉也终于知道,那个西装男是本城的企业家,叫路城,和桑晓是在酒吧认识的。  桑晓坐在林耀辉的床边上,兴奋的对林耀辉说:“林耀辉,我终于能开演唱会了,路城已经帮我准备好了,这个月的28号,在城东的礼堂。你能来吗?”林耀辉的心难过的要碎了,他说:“可是我的眼睛什么都看不见了……”桑晓说:“没有关系啊,我可以唱给你听。”说完她轻轻的哼起了歌,可是没哼几句,她就不唱了。因为路城不高兴了,他在医院等得太久了,这样长久的等待已经让他损失掉了好几十万的生意,因为在商人路城的眼里,时间和金钱是百分之百对等的,于是桑晓只好跟着路城匆匆的离开了。  林耀辉把头埋在被子里,不想思考,不想说话,不想呼吸,甚至不想活着了。    6悲伤又蹩脚的故事结局  桑晓在开演唱会的时候,礼堂上方的一盏大灯突然脱落,砸在了她的身上。她被人们救出来的时候,已经不能说话。而在医院的林耀辉突然接到医生的通知,有志愿者捐献的眼角膜,他的眼睛很快就能复明了。  林耀辉得到这个消息以后他的心里是多么高兴啊,他真想自己能尽快的好起来,能去看桑晓的演唱会,那可是属于她自己的全国巡回的演唱会啊,虽然这是路城帮她开的,但是林耀辉还是很替她高兴。  然而真的痛总是来的很轻易,没声音,从来不给人喘息和躲避的机会。  林耀辉能看清桑晓的脸的时候,已经是冬天了。  他站在荒无人烟的墓园里,把手插到衣兜里,静静的看着桑晓,桑晓的照片嵌在冰冷的石碑上,对着林耀辉一直在微笑,她的眼睛那么黑那么亮,像是暗夜里的星星。桑晓出事那天,路城赶到医院,他带来了一张十万元的支票,他说,他和桑晓只是普通的商业合作关系,桑晓并没有被他包养。桑晓的心愿是用她开演唱会得来的钱治好林耀辉的眼睛,而这十万元是桑晓首场演唱会的报酬,他把桑晓的心愿带来了,希望桑晓的在天之灵能得到慰藉。  林耀辉的手摸到了一直放在衣兜里的那张器官捐献书,桑晓在她模糊的血手印下面歪歪扭扭地写着,林耀辉,你要替我活着。  这一切多像一出蹩脚的舞台剧,蹩脚的对白,蹩脚的故事,但是那洪水般蔓延的悲伤,却真实的存在,一点一点侵蚀着林耀辉的心。    7桑晓和林耀辉永远在一起了  还记得我们童年时看过的那部动画片《雪孩子》吗?还记得心灵如同雪白的身体一样洁白,如同那汪清水一样明澈的雪孩子吗,还记得为了救大火中的小白兔融化了自己的身体变成白云的雪孩子吗?这是中央电视台在“六一节”献给所有孩子们以及曾经是孩子的老孩子们的献礼,  林耀辉坐在电视机前的地板上,盯着电视机屏幕,现在他的眼睛又清又亮,如同八月密林里汩汩流过的清澈的泉水。在雪孩子化作白云飞走的时候,他终于哭出声音来。  小时候的林耀辉曾经希望他也拥有一个洁白可爱的雪孩子,而现在的林耀辉,却宁愿小白兔从来没有遇到过雪孩子。  他记得动画片的结尾处,小白兔对兔妈妈说:妈妈,雪孩子还会回来吗?兔妈妈指着天上的白云说:看,雪孩子和我们在一起了。  可是,桑晓,她真的能和林耀辉永远在一起吗? 共 340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男科专科医院哪家好
云南癫痫病的专科研究院
中壮年癫痫如何治的介绍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