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广州一精神病杀人嫌犯出逃曾称要去执行任务

2018-11-05 09:09:01

广州一精神病杀人嫌犯出逃 曾称要去执行任务

王某曾出现在下涌横街的监控中

身负命案精神病人王某逃脱仍未找到监控在花地隧道口附近失去其踪影

精神病犯罪嫌疑人在医院的监管尚无硬性规定存法律真空

广州将在市第八医院内设置特殊监区由民警入驻负责安保

发现王某踪迹请向公安或本报报料微博及时举报

前日早上9点45分,一名涉致死案精神病人从广州市脑科医院逃脱。走时,他脱下病服外套攥在手上,混在他人家属中,从后门悄然离开,去向不明。据悉,走失病人王某患偏执型精神分裂症,意识清晰,伴有妄想。他自认为是高级特工,潜伏广州执行任务。警方正和院方根据其心理特征进行搜寻,根据其病情,市民遇到王某切勿正面冲突,免受伤害。若发现相关踪迹,请时间报警并与医院联系(),或与本报报料()、微博、联系。[1][2][3][4][5]下一页王某逃脱的脑科医院后门

趁交接他脱下病号服混在家属中逃了

广州市脑科医院位于广州荔湾区明心路,该院已有百年历史,新老建筑共存。王某逃离的地点,就在11层高的住院部大楼与2层旧楼老年精神中心相对的院道上。

当日早上,王某在护士的带领下,离开层层设防的住院部10楼“情感2病区”,来到对面的老年精神中心附近1楼做经颅多普勒检查。完成后,由两名护工带着病人们离开,准备进行交接。在院道上发生意外,王某趁乱离开了护工们的视线。

没有迹象显示,王某的出逃有计划性。2月13日、15日,他也出来接受检查,一切正常。平时他吃住的住院部层层设防,大门由坚硬的强化玻璃制成,窗口和通风口都用两指粗的钢筋焊死。家属探视需要申请门禁卡,病人只有离开外出检查,受到的监视力度才会较弱。

王某迅速绕到老年精神中心后面的医院后门。这段路正常人步行只需5分钟,没有监控录像,但当他出现在后门的监控录像中时,已经把医院病服的米色厚外套脱下,拿在手上。在值班室的保安一般凭病号服识别病人,病人有分自愿住院和非自愿住院,前者可以自由活动。病人有家属或者医护人员的陪护,或者签名同意的放行条,就可以被带出院。

他抓住了后门的漏洞。整个逃离时间可能以分钟计。一件浅色上衣,一条病号服裤子,趿着拖鞋,9点45分,王某混在几个来院探访的家属中就出去了。

后门地处偏僻,是个巷陌交织的“丁”字路口。正对着的下涌横街巷口是一个小卖部。老板说10点多开业后就看到很多医护人员跑出来四处寻找。有的巷口通向明心路,有的通往江边的长堤街,附近还有数不清的城中村窄巷,一时寻找失去大方向。

有市民反映,王某曾沿着明心路走,不断问路“客运站怎么走”。他还在附近站点坐了两次车,其中一次很快又下了车。在明心路路口的芳村码头总站,有路990巴士可达芳村客运站。不过站内工作人员表示不清楚当日具体情况。前一页[1][2][3][4][5][6]下一页王某逃脱之前所住的住院部大楼10楼“情感2病区”

在花地隧道口对出车站下车后失踪

本报讯:媒体报道后,广州警方收到不少市民反馈疑似发现王某行踪的信息,但一一核查过后都证实不是。广州警方称会继续全力追缉。

“有说在石围塘看到,也有说在佛山黄岐看到。”警方有关人士称,该事件经过媒体报道后,不少市民都致电反馈线索,“我们都派人一一进行核查,证实都不是王某,目前仍然没有找到他。”警方表示,昨日教育部门跟他们进行了沟通,并将警方的信息通过学校通报给了家长,让大家注意安全。

有市民质疑,广州有几十万的摄像头,为何警方都没能尽快将王某抓获?警方有关人士称,有一组人专门翻看沿路的监控视频,已经勾勒出王某的逃跑路线。据了解,王某从脑科医院溜出来后,上了一辆782公交车,但公交车走了五六米准备要右转,王某就急忙下车了。下车后,他沿着明心路走,一路问人,走了几百米到了醉观公园对面芳村大道东一处公交车站,上了一辆公交车(看不清车牌),公交车开到花地隧道口对出的车站后,王某再次下车,随后视频追踪失去了他的踪影。“那里附近很多巷子,巷子里头没有摄像头,是个盲区,警方视频组的人翻看了一个通宵都没找到他的下一个出现地方。”警方判断他兜兜转转一直是在找去客运站的路,目前主要往客运站、冲口、佛山(黄岐)等方向追缉。前一页[1][2][3][4][5][6]下一页院方:

病人“飞越疯人院”不单我们存在漏洞

昨日上午,广州市脑科医院行政楼一楼会议室,院方针对本次精神病人走失事件,召开了发布会。会上,广州脑科医院情感障碍科主任苗国栋、医务科主任郭建雄通报了病人相关情况。

院方拒绝透露发现病人走失的时间,以及院道上到底发生了什么状况。不过,此前有说法称是由于同行的病人发病,有医护人员让王某去照看他,院方说监控录像没有这方面的显示。

发布会一开始,问题就针对院方是否存在管理漏洞。有看到,八九名病人前往附近的老年精神中心做检查,虽然有三名护士陪同,但若混乱很难面面俱到。

苗国栋说:“全世界、全中国各地的精神病院都有精神病人出逃的情况,不是有部电影叫《飞越疯人院》吗?我们现有的条件并不能保证万无一失。”他借“死刑犯都有越狱”的事例婉转承认,“不单是我们存在漏洞。作为一个专科机构,也难保永远不会犯错。”

他说,如王某这些涉致死案精神病人,院方会安排较为严格的看管措施。王某入院时已判断为重性精神病一级,为其设有专门的监护病房。“但是由于警力问题,病人身边并没有安排警察24小时监管。”王某入院后病情改善,评估风险降低,所以相应调整护理的等级。

现阶段,院方已全力寻找王某。“目前,我们在以医院为核心的方圆十里内派出多个小组不间断搜索患者。”他们在事件发生后已成立了工作领导小组,研究应急对策,依法依规推进工作,并全面做好排查工作。

杀人后为啥进医院?

从增城市检察院获悉,王某去年10月28日上午6时35分许,路经新塘一公交站台时,持钢筋击打一名环卫工人头部,致其严重颅脑损伤死亡。10月31日,王某被刑拘。

今年1月6日,由于被司法鉴定为精神病,完全无刑事能力,增城市公安局将王某送到广州市精神病院采取临时保护性约束措施。春节前夕,增城市检察院就该案向增城市法院发出《申请强制医疗书》。

增城法院原本定于近期就是否对王某采取强制医疗措施召开听证会。按规定需要王某的法定代理人到场,法院向王某的妻子送达了法律文书,但王某妻子听说丈夫杀人后,不愿意接收法律文书,因此耽误了一些时间。不料发生了王某“飞越疯人院”的事件。增城市法院工作人员说,事发后,增城警方已将案卷材料从法院调回,继续抓捕王某。

他自认为是潜伏的高级特工

在广州上演真实版“飞越疯人院”的王某,体貌特征与普通人无异:今年39岁,海南省人,身高170厘米,短头发。

不过2014年1月6日,经广州市增城市公安局送入广州市脑科医院后,苗国栋根据与其接触和病情卷宗,发现了这样的王某:他有三年的精神病史,之前还在海南住过院。目前已确诊为偏执型精神分裂症,以及高血压病3级。

王某伴有妄想症,认为自己是来自海南的高级特工,直接受中央指派,潜伏广州执行任务在身。“不知道任务有没有完成,他不肯透露是什么任务。”

入院前,他曾在增城流浪过很长时间,情绪紧张,行为怪异,称被人害3年,对周边事物有强烈的警戒心。“当时他在增城打死环卫工人,就是因为他认为对方要杀他,出于‘自卫’才杀的人。”出于“间谍心理”,他高度警惕不肯跟别的病人接触。后来经过治疗,跟其他病人能建立比较好的关系,开始彼此来往,在住院期间也未发生攻击伤害行为。

事件发生后,警方和医院合作,根据病人病理进行排查,同时警方已通知其家属。此前王某曾透露过想找路回家的心情,据长期接触病人的医护人员分析,他妄想自己作为卧底的话,在任务没有完成的情况下,不大可能返回海南。更大的可能是留在广州,或前往他熟悉的增城新塘。而且离开时,他身上没有别的财物,活动范围不会太远。前一页[1][2][3][4][5][6]下一页提醒

其药效能维持两三月勿与该病人正面冲突

截至发稿前,王某已逃离医院1日有余。不过广州脑科医院情感障碍科主任苗国栋认为,病人虽然停止了服药和治疗,但短期内病情不会恶化,两三个月内可以维持一个稳定的状态。

偏执型精神分裂症是为常见的精神分裂症类型。病初表现为敏感多疑,逐渐发展成妄想,并有泛化趋势,妄想内容日益脱离现实。有时可伴有幻觉和感知觉综合障碍,甚至出现自伤及伤人行为。

苗国栋说,针对王某的病情,市民与其接触、交流,沉着应对都没问题。不过当他认为某些事情干扰他的“卧底”活动,可能会出现病态,然后按自己的逻辑行动。建议不要与其争执或发生冲突。

市第八医院将设特殊监区

精神病嫌犯监管尚无硬性规定

本报讯:涉致死案精神病人走失也成为昨日广州市人代会上代表关注的焦点。广州市副市长、公安局长谢晓丹透露,广州将在市第八医院内设置特殊监区,会派民警入驻负责安保。

谢晓丹:理清那个环节出了问题

谢晓丹说,对于需要治疗的犯罪嫌疑人,公安部门一般是送到安保比较好的武警医院,王某属于间歇性精神病,病况比较特殊,因此送往相应的专科医院进行治疗。针对嫌疑人在医院期间是否有警力监守的疑问,谢晓丹回应称对这一个案尚不了解,一般来说要依据对犯罪嫌疑人所进行的评估报告来决定。

身负命案的王某在广州市精神病医院时,警方是否应该派人去看管?谢晓丹说:“按有关规定,像在逃嫌疑人的这种情况,没有硬性规定一定要找人看着他。”

那么王某在住院接受治疗期间出逃,医院及增城市公安局是否需要负相关?对此,谢晓丹说:“现在还需要厘清,看是那个环节出了问题。”

精神病嫌犯在医院的监管存真空

列席人大会议的广州市检察院副检察长陈思民说,新刑诉法规定,实施暴力行为的精神病人,在人民法院决定强制医疗前,公安机关可以采取临时的保护性约束措施。

知情人士介绍,如果法院裁定对王某采取强制医疗措施后,将被送到公安局下辖的精神病治疗机构治疗,那里的安保措施很严格。但在采取临时的保护性约束措施时,公安机关是将其送到精神病医院治疗,此时,对精神病人的监管究竟该由谁负责,目前尚没有硬性规定。这也就意味着,存在法律监管真空,将来有待完善。

第八医院将设100床位警方监区

据了解,广州市公安局设有精神病管治所,由广州市公安预审监管支队负责监管,经由法院裁定强制医疗的犯人才能进来。谢晓丹说,所内有90余个床位,已经接收了150余名犯人。

谢晓丹透露,将来,广州市公安局会在新建的广州市第八医院内设置一个特殊监区,包括重症的传染病床位在内共准备了一百个床位,那里将有民警入驻负责安保问题。前一页[1][2][3][4][5][6]下一页

手机捕鱼平台
纸上烤肉设备
多媒体中控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