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这是战争

2018-10-29 12:20:25

俄白亲兄弟要明算账 能源纠纷令多国吃苦头俄白亲兄弟要明算账 能源纠纷令多国吃苦头

1月10日,有报道称俄罗斯与白俄罗斯就能源争端达成妥协。但在一年多的时间内,白俄罗斯已成为继格鲁吉亚、乌克兰、阿塞拜疆之后第四个与俄罗斯发生能源冲突的国家。白俄罗斯走过的道路与其他国家类似,即俄罗斯提高天然气价格,白俄罗斯向过境的俄石油征税,俄停止石油输出,双方谈判,达成妥协。不同的是,白俄曾是俄罗斯亲密的盟友,也正是因为这一点,两国的不少民众怒不可遏。俄罗斯有人扬言动武,有人认为妥协势在必行,绝大多数民众则要求政府采取强硬态度,理由是“俄罗斯不是白俄罗斯的奶牛”。

《这是战争》

俄白能源之争眼看不可收拾之时,却有报道称,俄总统普京和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就两国经济合作问题通,内容涉及石油过境等问题。白俄罗斯方面确认,两国已经就石油过境问题达成妥协。但截至发稿时为止,俄罗斯方面还没有证实。白俄的说法与俄罗斯媒体同一天的报道形成了巨大反差。1月10日,俄《独立报》在头版头条发表了题为《这是战争》的文章,称“总统领导了向白俄罗斯石油阵线的进攻”。《时报》的文章题目是《好时光结束了》,文章称近几年来,白俄罗斯政府认为该国的成果就是保持了经济稳定,如果俄罗斯和白俄罗斯的能源冲突持续1年以上的话,白俄罗斯的经济将会遭遇危机,进而影响该国的政治稳定。俄公共频道的评论员列昂捷夫称,有些原则性的问题不用武力是解决不了的。对此,10日的俄《报》称,俄罗斯计划2月份对进口的白俄罗斯商品征收关税。以前免税的肉类、牛奶、电视机和家具等商品都要收税。而美国《纽约时报》则报道称,俄正在考虑绕开白俄罗斯向欧洲提供能源。

对于这场冲突,俄国内也曾有担心的声音。1月10日的《独立报》还发表了一篇题为《明斯克要收回莫斯科的天空》的文章,称因为能源争端,白俄罗斯威胁要向俄罗斯在其境内的防空军事设施收费。据报道,目前俄罗斯在白俄罗斯境内有两个军事设施,一个是俄航天部队的雷达站,另一个是俄海军的舰艇自动指挥系统。这两个军事设施对于俄罗斯来讲有着重大的战略意义。《共青团真理报》则发表了题为《卢卡申科开辟了白俄罗斯的第二战场,石油》的文章。文章称,正当白俄罗斯向俄威胁收取过境石油税的时候,半个欧洲已经无法得到俄罗斯的石油了,这影响了俄罗斯作为一个可靠能源提供者的形象,欧洲完全有可能寻找其他石油供给国。

在俄国内,有不少人预料到了争端的结果。俄独联体研究所所长扎图林说,要么两国就彻底分家,要么就在一刻找到解决的办法。俄政治家博罗沃伊说:“我有一种感觉,这事并没有那么严重,我了解卢卡申科,他没有胆量这么做,我认为,这是俄罗斯和白俄罗斯事先商量好的一出戏,用来共同威胁西欧国家。这场冲突将会按照需要持续下去,但是在任何时候只要两国总统通个就可以马上结束。”

昔日血亲如今反目

从去年12月31日深夜,俄白签署天然气供应合同到目前的石油税之争,白俄罗斯官方和媒体作出了强烈反应。首先,总统卢卡申科在几天内连续发表强硬讲话。1月7日,他到首都明斯克“圣灵大教堂”参加弥撒,对教徒们说,他“不允许在能源供应问题上对白俄罗斯人民进行恫吓”,“主权和独立绝不能同什么天然气或石油做交易”。其次,白俄罗斯媒体的报道中充满了对俄罗斯的批评。《共和国报》的署名文章说,美国和欧盟向白俄罗斯的任何施压“都不能与俄罗斯兄弟在新年前夕给白俄罗斯人带来的‘礼物’相比”。俄罗斯的举动将使白俄政府每年损失30亿美元。在民间,也有不少人十分气愤,一位当地中年男子说:“在俄罗斯简直是无法无天,是俄天然气公司说了算,还是俄说了算?克里姆林宫怎么能够容忍这个自然资源垄断公司为所欲为?”一位中年妇女抱怨说:“俄罗斯这样对待白俄罗斯是不公正的,我们和他们几乎是一个民族,为什么这样歧视我们?我不理解。”除了截留俄罗斯运往欧洲的石油,白俄罗斯还采取其他措施对俄示威。从今年1月1日起,凡从俄驶来的汽车都要在俄白边界进行申报和登记,接受检查,这致使汽车排起长龙,通过边界需等待几个小时。有的司机不堪等待,掉头返回俄罗斯。

其实,俄白同属东斯拉夫民族,都信奉东正教。其文化、语言和习俗也相同或接近。苏联解体后,白俄罗斯仍然积极奉行与俄罗斯结盟的方针。两国1999年签署《关于建立俄白联盟国家条约》,决定自2005年起以俄罗斯卢布为两国统一货币,2008年发行俄白联盟国家货币。在独联体国家中,只有俄白之间没有设立海关和边检。从莫斯科乘列车到明斯克,乘客尽管安心睡觉,不用担心在两国边界会有边防军人进车厢检查护照,也不会有人检查行李。自驾车旅行,从莫斯科到白俄罗斯西部的边境城市布列斯特,你尽可长驱直入。与格鲁吉亚和乌克兰等国“去俄语化”不同,在白俄罗斯,俄语和白俄罗斯语并列为国语,而且电视、广播、报刊、学校等使用语言的地方,仍以俄语为主。苏联时期的许多建筑、雕塑、文物都被白俄完好地保留下来,列宁、斯大林和捷尔任斯基的雕像比俄罗斯还多。在军事上,两国已经建立起统一的防空体系。去年,俄的S—300防空系统部署到白俄罗斯,成为对付美国在波兰部署导弹防御系统的有力武器。

近年来,俄白两国的分歧逐渐增加,建立联盟国家的脚步放慢。特别是2006年4月,俄宣布将大幅度提高对白俄罗斯出口的天然气价格以后,两国关系的变化开始明显起来。白俄罗斯人抱怨,他们为了阻挡北约东扩,成为俄罗斯西部的桥头堡,也成了美国的眼中钉,甚至被布什宣布为“无赖国家”和“暴政前哨”。但是,俄罗斯却不领情,“没有战略远见”,为了获取更大的经济利益而对白俄罗斯施压,企图购买白俄罗斯的国有企业,控制能源运输管道。白俄罗斯民意测验中心近所作的一次调查显示,近几年白俄罗斯人对俄罗斯人的好感不断下降,在肯定俄罗斯人“善良、富有同情心、好客、亲热、有礼貌、聪明、机灵、开放、直爽”等优点的同时,很多白俄罗斯人认为俄罗斯人的“主要缺点是缺乏远见,反复无常、喜欢吹牛”以及“没有节制、颐指气使、懒惰、纵酒作乐、希望侥幸成功、不守信用、马马虎虎、不负”。白俄罗斯人羡慕俄罗斯“地大物博、资源丰富和人杰地灵”,但瞧不起这个国家“没有秩序、贫富差距悬殊以及沙文主义倾向严重”。

尽管对俄罗斯人不满,但俄白两国很难“一刀两断”。从经济上看,白俄罗斯的贸易伙伴是俄罗斯。白俄罗斯是苏联的工业基地,集中了大批化工、机器制造、军工和冶金企业,属燃料能源高消耗的工业国家。由于能源自给量不足,90%以上的能源依靠从俄进口,对俄的能源债务一直保持在4亿美元左右。白经济贸易的增长必须以扩大对俄的进口量为前提。同时,俄罗斯也是白俄工业制成品的销售市场,双边贸易额在白俄外贸中的比重近60%。白俄外贸发展与俄罗斯国内经济状况及俄卢布汇率的变化息息相关。基于各种因素,大多数白俄罗斯人已料到,争吵归争吵,俄白之间终能达成妥协。

欧洲国家感到很恼火

俄白两国的能源之争苦了不少其他欧洲国家。瑞士《新苏黎世报》等媒体透露,欧洲多国动用能源储备应急。德国联邦经济部表示,炼油厂还有足够使用123天的原油储备,德国做好了坏的准备,有关各方正在设法通过别的渠道得到石油;匈牙利经济与交通部长9日批准启用国家战略石油储备,匈牙利石油天然气公司在未来7天内每天可以动用1.5万吨石油储备;斯洛伐克布拉迪斯拉发石油运输公司发言人宣布,国家现在的石油储备只能支持70天;而阿塞拜疆表示,为保证本国发电厂正常运转,将不再通过俄罗斯管道出口原油,而是将更多的能源留在国内。

对此,德国《焦点周刊》以《默克尔和欧盟抨击俄罗斯》为题称,1月9日,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率高官造访柏林,与德国联邦政府举行联席会议。会后,默克尔指责莫斯科“持续地破坏信任,双方无法巩固值得信任的合作。”巴罗佐与默克尔再次重申,整个欧盟将形成一致的能源政策,以应付类似危机。奥地利《标准报》则不客气地说,石油管道被命名为“友谊”,但与其相关的并不是友谊而是赤裸裸的政治。欧盟不要再一遍一遍像祷告似地说,俄罗斯是个可靠的能源供应者,像俄罗斯这样公开把石油和天然气随便当作武器利用的国家根本不值得信任。德《每》以《解决断油危机的出路:两俄统一》为题讽刺说,目前要解决石油过境的问题似乎只有一条道路,就是俄罗斯与白俄罗斯能够结成“俄白统一联盟”。届时,两国将使用统一货币,只有一个政府,只有一个议会,世界也就少了一个麻烦。

俄白争端的背后

对于俄白两国的争端,很多人表示不可理解。因为自从俄用经济杠杆调控周边以来,白俄罗斯几乎成为俄少之又少的亲密盟友。如果推开白俄罗斯,俄将在“自己的地盘”上陷入孤立。对此,有分析人士将俄白争端反映出的问题概括为三点:

,两国闹僵既有经济原因,也有政治原因。从经济方面看,俄白矛盾的实质在于对石油和天然气管道的控制与反控制的斗争。俄罗斯油气资源富足,利用能源优势建立一个影响世界格局的能源超级大国已被俄提上日程。白俄罗斯地缘战略位置重要,是连接俄与欧洲石油和天然气管道的主要枢纽。俄一直试图获取白俄罗斯天然气运输系统的控制权,以便俄天然气畅通无阻地输往欧洲,避免重蹈俄受乌克兰等天然气过境国制约的覆辙。

值得注意的是,在俄白两国的经济矛盾中,能源企业的政治地位一直在发挥着重要作用。可以说,谁控制了俄罗斯石油与天然气,谁就等于控制了国家政权。俄政治精英们对石油天然气领域的争夺日益激烈。拿俄白天然气争端的主角之一——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来说,该公司的利益追求既为俄大国战略服务,同时在某种程度上也已被提升到国家利益的高度。俄罗斯民族主义作家普罗哈涅夫把新生的俄罗斯视为继基辅罗斯、莫斯科公国、沙俄和苏联之后的“第五帝国”,他在鼓吹俄罗斯复兴的新着《第五帝国交响曲》中的一句话道出了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对俄内政和外交的影响力———“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是统一俄罗斯的首都、是总参谋部、是政府”。

第二,从某种意义上讲,俄当前确实陷入了外交孤立的境地。2006年,伴随着俄罗斯外交的进取,俄罗斯与其他国家的冲突也越来越多,俄罗斯外交的成本也在增加。一方面,俄虽然对美多加批评,但实际上,正如俄媒体指出的,为了谋求重塑大国形象,俄罗斯恰恰在某种程度上效仿了美国的外交战略模式,即尝试以强硬手段巩固势力范围,运用经济杠杆和制裁手段,更喜欢采取单边行动。正如《生意人报》评论指出的,“不得不承认,俄罗斯的势力范围日益缩小,可靠的伙伴一直在减少。”

不过,相对于过去,俄现在对相对孤立的战略处境并不特别担心,而其中主要的原因是俄罗斯的底气增强了。2006年已经是俄罗斯经济连续8年快速增长。科科申等俄罗斯战略学家认为,俄罗斯重新崛起进程终结之日,就是独联体各国再度寻求莫斯科庇护之日。

第三,俄罗斯有着横跨欧亚大陆的辽阔疆域,有着一部徘徊于东西方文明之间的历史,有着一个对俄文化和发展起着奠基作用的宗教。在这些因素综合作用下形成的俄罗斯独特的政治文化,对俄外交产生了深远影响。俄罗斯政治文化中根深蒂固的历史使命感,决定了俄的大国主义思想,使其对外不可能推行类似于日本与强国结盟的外交战略,而是往往表现出较强的抗争性,不可能示弱于人。另一方面,俄罗斯文化的临界特性反映到外交领域,还散发出一种二元悖论,即一方面俄善于审时度势与弱者结盟,但另一方面又潜在着破坏联盟的可能,从而导致俄外交定位缺失,外交政策摇摆多变。加上俄罗斯民族主义属于整合型民族主义,对外总是强调本民族利益高于其他民族利益,俄与他国的关系常常表现为矛盾和冲突。有学者指出,俄罗斯文化中的非理性成分往往有两种结果,或者将俄引向孤立主义而导致俄被边缘化;或者走向扩张主义导致世界局势紧张。此次俄白纷争中,俄之所以表现强硬,关键还在于认为白俄离不开俄的支持。

非洲菠萝格
天赐万象荟
深圳不押车贷款利息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