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妃当红

2019-06-24 23:07:03 来源: 安顺信息港

果不其然, 宋清容半夜的时候果然被饿醒了。/杂∧志∧虫/她减肥的那会儿也经常会这样,每次都会起床灌几杯水之后接着睡。虽然不算什么好办法, 对她倒还是挺管用的。宋清容小心翼翼地越过安静睡着的沈翊,除了房门,打算找点水喝。客房在走廊里头,往外走几步,刚好路过主卧。不知道是不是没有关门的习惯, 李哥李嫂的房门虚掩着, 隐约还能听到他们正在说话的声音。宋清容本来打算径直去找水的,可他们这儿的方言不太难懂,宋清容差不多能听懂个七八分。这两口子说话的声音又实在有些大, 于是愣是让宋清容给听了个明明白白。门里头的李嫂显然有些不高兴的样子:“近正是要干活儿的时候, 你收留两个闲人在家里,算是怎么个意思?”李哥努力为自己争辩:“那老张当初跟我说的时候,讲的是两个城里人出来玩嘛。我就以为他们肯定会给钱啊, 谁知道来了两个两手空空的穷光蛋。”“得了吧,还两个城里人。”李嫂嗤之以鼻, “那身打扮, 一看就是去城里打工的。破破烂烂全是泥巴点子。男的连胡子都不刮, 一看就是个懒汉。那女的长得倒还算还可以,就是屁都不会放一个, 跟个哑巴似的。我说, 这两个人不是打算赖在我们家蹭吃蹭喝了吧?你明天可得去问问老张, 他到底几个意思?好事想不到我们, 坏事倒是都想着堆到我们头上。”见李嫂这么埋汰自己,李哥显然有些不高兴了:“要问你自己去问,我丢不起这个脸。”“哎,我说你!”李嫂拔高了声调,“那你就等着这两个人把我们家吃空吧!”李哥没有再接茬,想来是直接装睡了。李嫂估计也生气了,没有再说话。宋清容悄悄绕过门口,去大堂里倒了杯水喝完,这才回到了他们的房间里。第二天一早,宋清容还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就被门外李嫂的敲门声吵醒了。李嫂在门外嚷了一堆话,她还没听清,就听到李哥也大声跟她吵了两句,门外就传来了关门的声音。她扯了扯沈翊的衣袖,问:“怎么了?”“刚刚李嫂说了两句不太客气的话,被李哥挡住了。”沈翊坐起身来,“咱们也起床吧,先去四处采采风,回头再看看他们怎么说。”宋清容点点头,被沈翊拉了起来。她洗漱完后换了条宽松的T恤和黑裤子,想了想,又问:“那个老张是谁?”沈翊耸了耸肩:“我安排秘书给我找的人,他具体怎么说的,我也不清楚。”总而言之,在种种不知道是沈翊刻意还是无意的安排之下,他们此时差不多都沦落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基本上不靠着李家,就会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宋清容长叹一声后,还是决定先照着剧本按图索骥,能多体会点就多体会点。剧本里的女主角是个流浪到村庄的神经不太正常的脏兮兮的女人。一开始大家都不愿意接触她,她一个人时而清醒时而疯癫,全靠着村里人偶尔的施舍活着。后来村里一户四十来岁的老光棍觉得她虽然疯,但至少还是个年轻女人,于是便想把她娶回家。谁知这女人好好梳洗打扮之后,大家竟然发现她生了一张漂亮的脸蛋。这下打她主意的可就不止一个老光棍了,有个三十来岁死了老婆,带着俩孩子的鳏夫也有所动作,还有一个年纪轻轻就瘸了左腿的男人也加入了这场争夺。总之,这个剧本集现实和滑稽于一身,女主角要是演好了,获奖几乎是完全可以预见的。宋清容演戏没接受过正统的学院指导,还是偏个人的体验多一些。目前这个村里的这种情况,还是比较适合她体验生活的。她也索性不再多想,而是跟沈翊一起径直出了门。这会儿正好是大家伙一共下地的时候,外头人还算多。她主动拦住了一个提着竹筐的中年妇女,模仿着他们这边的方言口音问道:“大姐,吃了没?”那中年妇女下意识就说了句“吃了吃了”,刚想跟宋清容说说早饭内容为何时,这才发现自己面前是张新面孔。她不禁问:“小妹儿,你是哪家的亲戚哟?”宋清容的话里带上了刻意模仿的浓重口音:“我和我老公来找李哥嘞,打算在这边呆一阵子。这边空气好撒,人都舒服多了。”“哦哦,老李家的亲戚哦。”中年妇女连连点头,“乡里哪有城里舒服,也就空气好点咯。”“大姐贵姓啊?”宋清容问。“免贵姓赵,我男人姓吴,叫我吴嫂就行。”吴嫂又问,“小妹儿叫啥?”“叫小宋就行,我老公姓沈。”宋清容瞥了旁边的沈翊一眼,终于向吴嫂开口问了自己想打听的事儿,“吴嫂,咱们村里的男人,是不是都出去打工了?”吴嫂打量了宋清容和沈翊一眼,笑道,“怎么,你们城里人要招工哦?”沈翊嘿嘿一笑,接过话头:“我当然没这个本事,是帮我一个老哥问的。他就在县城里,这几天跟我说,想搞个小项目。不过这个事情也还没定,变数多。我就先随便问问,吴嫂莫太当真。”吴嫂的眼睛倒是一下子放了光,她搓了搓手,说:“村里头出去打工的和种地的也就一半一半吧,外面累得很,哪有村里这么安逸哦。”沈翊说:“那在村子里的几位老哥都能上不?”吴嫂琢磨了一下,说:“我家老吴肯定是可以的嘛,其他人的话,村西头的小杨出去打工摔坏腿了,不知道还能不能行。”“那还有没有别的不方便离家太远的老哥?”沈翊又问。“还有一个,老刘,住东头的,老婆跟人跑了,留了个两岁的儿子给他,估计也走不了太远。”吴嫂边回忆边说。“那行,谢谢吴嫂了。”沈翊笑道,“到时候如果有活干的时候我肯定头一个喊你家吴哥。不过这个事不太好往外说,我亲戚那头也还没定下来,还是得麻烦吴嫂帮我保守一下秘密。”“成!”吴嫂喜笑颜开,“那我先去地里干活了,到时候有消息了一定先来告诉我。”沈翊连连点头,目送着吴嫂离开了。“怎么样?”沈翊说,“先去找这两个人接触一下?”宋清容点点头,却不免有些困惑:“咱们贸贸然这么跑过去,人家也不会理我们吧?”“这个嘛……”沈翊笑了笑,“不用着急,会有办法的。”于是,两人先按着吴嫂的话按图索骥,找到了她口中的两位老哥。然后跟他们隔壁邻居东拉西扯了半天,套出来了不少话。住西头的小杨之前外出打工,年前干活伤到了腿,右腿几乎废了,活动起来都不太方便。本来准备结婚的女朋友反悔了,连之后送的东西都退得一干二净。家里还有一个老母亲,天天照顾他生活起居。老刘则是一个人在家带孩子,老婆跑了,爹妈都不在了,他也快四十了。要不是他儿子跟他简直像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估计亲不亲生这块儿,也少不了说闲话的。打听完了,宋清容问沈翊:“然后呢,你打算怎么做?”沈翊笑了笑,说:“当然是先找个亲戚过来,直接在村里做个项目。”虽然沈翊现在身上一分钱没有,但宋清容却仍然相信了他的话。又在李哥家遭了李嫂两天白眼后,沈翊终于在饭桌上开了口:“李哥,我县城里有个兄弟,想在村里盖个图书馆。”李哥皱了皱眉,显然没把面前这邋里邋遢的男人说的话当回事。沈翊又说:“我兄弟这几年赚了点钱,近不太顺,求了大师之后,大师指点他做点好事积德。正好他算出来的旺他的八字方位就咱们村里合适,所以就派我来这踩踩点,他这几天就过来。”“真的?”李哥半信半疑。沈翊反而作出一副不乐意的表情来了:“李哥,我好心好意的把这赚钱事儿告诉你,结果你就这反应。行,你不信拉倒,当我没说过。”沈翊这反应,反倒让李哥信了几分。他点了支烟,又往沈翊手里塞了一只:“哎呀,我哪有不信。你兄弟啥时候过来?”“明天就过来。”沈翊接过烟却没抽,而是顺手夹在了耳朵边上,“放心李哥,就凭这几天你对我们俩口子的照顾,我就肯定不会亏待你的。”果然,这话刚一说完,晚饭桌上的李嫂立刻就给加了菜,还破天荒的摆出了一副笑脸来。宋清容哭笑不得,却也有些期待起明天的戏来。

定西治疗癫痫病哪家好
龙岩治疗牛皮癣的专科医院
襄樊的专科医院治疗白癜风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