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额遭秒杀扩容难度大爱心暑托班一位难求

2019-11-23 04:01:15 来源: 安顺信息港

名额遭秒杀扩容难度大 “爱心暑托班”一位难求

对于孩子们而言,上学时的期盼就是寒暑假,而对于家长来说,这两个月却着实令人发愁。上班后孩子往那儿送安全问题如何保障如何让孩子不要虚度这两个月……为了更好地解决家长的后顾之忧,共青团上海市委今年首次联合相关部门,在全市范围开设221个“爱心暑托班”,全市招生约1.6万人,覆盖全市70%的街道、乡镇。然而,在实地采访中了解到,本是好事一桩的“爱心暑托班”却面临“一位难求”的困境。面对几十万的小学生,1.6万人的名额显然供不应求。“爱心暑托班”招生量为何如此之少开办过程中究竟遇到了那些难处

爱心暑托班”名额遭秒杀

“白菜价”令家长趋之若鹜

“报名开始后,半天名额就满了。”黄浦区某街道相关工作人员对说。据这名工作人员介绍,由于该街道地处本市黄金地段,辖区范围较小,因此只能开设50人的暑托班。而相较于辖区内的小学生数量,50个名额可谓是杯水车薪。

无独有偶,随机拨打了石门二路街道、三林镇、花木街道、长征镇的,获悉这些街镇的“爱心暑托班”均处满员状态。

为何“爱心暑托班”受到如此热捧除了孩子无人照看这一问题外,爱心暑托班的价格也是令不少家长趋之若鹜的重要原因之一。致电长风街道,询问“爱心暑托班”的收费情况。“每月600元,其中午餐费另结算。”据了解,目前团市委对各个“爱心暑托班”必要的收费内容及标准设立了每月多不超过600元的限额,对于各类困难学生,暑托班也将予以重点关注并适当减免有关费用

“白菜价”是否意味着“爱心暑托班”的内容缩水据五里桥街道负责人介绍,暑托班将包含街道向有关机构购买的“打包课程”,如演讲和理财知识培训、口琴演奏、户外团队活动等等,除了社区学校的老师外,打包内容还包含了更具专业性的师资保障。

与“廉价靠谱”的“爱心暑托班”相比,社会机构高昂的收费数目令不少家长顿感“压力山大”。“社区暑托班名额满了,没办法,我只能给孩子在社会机构里报了一个暑托班,两个月共花消7000多元。”市民蔡女士的儿子今年小学三年级,谈起给孩子找暑托班的经历,蔡女士向大倒苦水:“社区暑托班只招40个人,开始报名的天,我下午去就被告知名额已满,无奈只能转向社会机构。”据蔡女士介绍,她所报名的暑托班每个月收费为1500元。此外,该机构还提供各项“叠加服务”,如上午可叠加“新概念英语”课程,下午则可报名“奥数”课程,“与其让孩子在那儿荒废时间,还不如让孩子上一些有意义的课程。就这样,七七八八叠加起来的教辅课程,两个月就要7000多元。”

“爱心暑托班”扩容难

三大关键词成绊脚石

既然家长们对“爱心暑托班”的呼声如此之高,为何招收人数又如此苛刻据黄浦区某街道工作人员介绍,场地、学生安全、师资这三方面是目前暑托班主办方的“闹心事”。

关键词:安全

孩子送进暑托班,家长关心的还是安全问题。社会上正规暑托班一般会采用买保险的方式。对于公益暑托班,如果不买保险,可能在安全问题上还需要更多的举措。据临汾街道暑托班志愿者介绍,孩子们上厕所的时候一定会有人陪同前往,即使有陌生人在教室外张望,志愿者也会上前询问。据了解,暑托班每个班级除了班主任、文化课老师和大学生志愿者外,还有专门负责安全的志愿者,社区民警每天也会定期来这里巡视。如果家长有事,来接孩子比较晚,暑托班一定会有专人等到一个孩子被接回家。该工作人员表示,如果孩子每天自行往返暑托班和家中,家长需事先签字确认,暑托班组织的外出活动也会事先告知家长。

除了场地安全外,孩子们的午餐安全也是不少家长担心的事。对此

,不少街道给出的做法是外包给正规的餐饮公司。“小到洗洁精大到蔬菜、肉类、粮油等,光这些就有七八张卫生许可证,孩子们的午餐安全我们可不能马虎。”不过,也有街道因无法找到价格适中而又安全的供餐公司,只好无奈地选择将暑托班“缩水”。了解到,也正是上述原因,一些街道只好将暑托班由以往的全天改成半天,时间为8:30—11:00,中午不再提供午餐,也不再午休。

关键词:场地

昂贵的场地租金是公益暑托班发展的瓶颈。如果没有政府相关政策的扶持,公益两字只能是空谈,有关人士表示。

据了解,打浦桥街道的暑托班由社区文化中心主办,该中心已经由打浦桥街道以“政府购买服务”的形式全权交付给上海华爱社区服务管理中心管理。相关人士表示,若不是依托了社区文化中心,暑托班根本没法以如此低廉的价格延续到现在,“场地费、水电费都不用我们出。就连这些安全志愿者,也是街道在社区里替我们找好的,他们的一些补贴都是街道出的。”文化中心相关负责人表示,“如果没有这些支持,我们也不可能只是这个价钱了。这幢楼属于工业用电,光是空调费一年就要60多万元,如果向我们收费肯定吃不消。”

调查发现,近年来,曾有不少社区停办暑托班,其心态大多属于“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出了事谁都不愿意承担这一”。有些街道不愿向暑托班提供场所,就是觉得办暑托班安全隐患太大,超过了他们的可控范围和承受能力。“万一有孩子独自离开暑托班,又或是磕碰出现意外伤害,谁来承担,这都是吃力不讨好的事。”

关键词:人员

不扩大暑托班规模,人员也是一大问题。某街道暑托班工作人员为算了这样一笔账:每位学生每月收费600元,每天午餐费10元,这些费用其实全部都用在了孩子身上,主要包括孩子平时活动费用和上课的各种材料费。“我们根本无力再去聘请一些专业机构的老师来为孩子进行辅导,而社区里的老师数量太少,照看这么多孩子显然心有余而力不足。”

据了解,一般社区暑托班的班主任、老师原本就是社区学校的员工,但他们并不因担任暑托班的负责老师而另增收入,社区安全志愿者的招募和津贴发放也是由街道负责,大学生志愿者则会有院校学生会主动联系

。“即便如此,社区暑托班也只能做到收支勉强平衡,甚至可以说,没有政府的扶持,就根本走不下去。”

另据了解,五角场社区文化活动中心一直也有暑托班,是与上海财经大学的大学生志愿者队伍合作开办的。但几年时间下来,问题也不少。“大学生放暑假通常在7月中旬,比中小学都晚,所以暑期前半个月的师资成了问题。”此外,大学生志愿者并不了解儿童心理,缺乏必要的看护经验,有时也会遭遇不适应和挫败感。

民生工程社区托底难度大

“暑托班”可否回归中小学

为什么暑托班不能是教育部门,尤其是中小学来承办原来,市教委早年就出台了规定,禁止各中小学校将教育资源出租给其它单位进行补课或其它教学活动。此举的目的在于为孩子减负,没想却成了暑托班与教育部门绝缘的重要原因。

由于教育“主力军”缺位,这项民生工程只能由社区托底,难度可想而知。

陈小姐在沪上一家办学培训机构担任折纸老师,近两年她到一些社区当过暑托班教师。有社区干部曾私下告诉她,这个街道对办暑托班的态度是“不支持、不反对”——因为有民生需求,这项工作不能不开展;但考虑到潜在风险,绝不考虑扩容暑托班。

对此,有不少学生家长呼吁,中小学由于拥有专业的场地、师资等优质条件,应重回“暑托班”的承办方队伍之中。而针对“减负”这一老生常谈的话题,不少家长显得十分淡然:“学校即使只开设场地,有老师看管,我们就满意了。送孩子去暑托班,家长一是关心安全,二是关心费用,至于孩子有没有真正学到什么知识,对于暑托班这样一个形式而言,我们做家长的并不强求。”

业内人士表示,要把“爱心暑托班”这件好事办好,一方面社区主办方要培育和发展社会专业机构参与其中。另外,教育主管部门也应主动承担,出台相关扶持政策,引导社会资源和高校资源积极支援社区,解决师资、场地等诸多问题,让社区暑托班办得更好,形成长效、持续的发展机制。

青海省妇女儿童医院怎么样
梅州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福建整形美容医院手术
常熟市中医院怎么样
贵州治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