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纽约亚洲艺术周战报之二安思远的市场效应能

2019-02-25 15:55:03

纽约亚洲艺术周战报之二:安思远的市场效应能持续多久?

佳士得拍卖现场

纽约时间2015年3月21日晚,随着佳士得安思远藏书专场拍卖的圆满收官,第七届纽约亚洲艺术周正式落下帷幕。在9天时间里,43位世界古董商、四家纽约拍卖行、二十多家世界知名博物馆和亚洲文化机构通力为亚洲艺术爱好者呈现了一场艺术盛宴。虽然目前官方统计尚没有完全出炉,但经常参与纽约亚洲艺术周的业内人士仅凭经验就能分析出,本届纽约亚洲艺术周不但人流量创历史新高峰,而且艺术品的成交数量和金额都有可能是历年之。3月的亚洲艺术周是纽约引领全球的首拍,因而一直被业内誉为市场全年的风向标,那么本届艺术周会给全球艺术市场带来什么样的启发呢?   安思远的成绩单——1.3亿美元   佳士得此次推出的安思远私人珍藏多达1400多件,分设五个专场。从17号持续拍到21号,终所有拍品都重新找到了归宿。五场拍卖的结果分别是:部分(夜场)总成交6110.75万美元,其中有四项世界拍卖纪录被刷新;第二场(中国家具、文玩及书画)总成交3913.8万美元;第三场(清代工艺品、玉雕)总成交近819万美元;第四场(高古器物及宗教造像)总成交近1584.1万美元。第五场(欧洲及亚洲工艺品)总成交620.8万美元; 第六场(藏书)总成交117.7万美元 。因为没有设底价,竞买者根据自己的喜好和意愿尽情去发挥,因而所有拍品均获得百分百成交。安思远六场拍卖共计斩获超 1.3166 亿美元。

十七世纪四出头官帽椅一对 204.5万美元成交(佳士得拍品)

安思远藏品场拍卖被安排在夜场,吸引了来自全球24个国家的竞价者,其中大多数藏品被华人装进口袋。此场拍卖的火爆程度也被众人街谈巷议,此夜场中两大板块——明式家具和雕塑脱颖而出。安思远因收藏精品明式家具以及对明代家具的研究颇深而被称为“明代”,所以这次呈现的家具被赞誉为“质量的品类”,引来众多爱好者竞拍,成交价自然了得!黄花梨圈椅4件套以968.5万美元成为全场价,同时也刷新了黄花梨家具同类品种的世界拍卖纪录。买家是中国内地客人。夜场中的另外一件明十七世纪黄花梨画案被上海藏家刘益谦收购。18号日场的购买热情并没有因前一晚的释放而有丝毫减退,明式家具再次受到追捧:明十七世纪黄花梨四出头官帽椅一对以204.5万美元被亚洲私人藏家收购,这成为安思远家具拍卖中的第四高价;明十七世纪黄花梨平头案,以156.5万美元成功易手;明十七世纪黄花梨灯台一对,以156.5万美元拍出。在场内遇见香港来的古董商J君,问及是否购买到心仪的物品时,J君直摇手:“你要恭喜我没买到!东西太贵了!”夜场的另一大亮点便是雕塑版块。除了少数作品估价内成交,大部分作品都超出估价许多,具有浓郁异族气韵的尼泊尔、西藏、印度雕塑作品均有破世界纪录的例子。

石鲁《梅石图》323.5万美元(佳士得拍品)

中国书画也同样是大家关注的重点之一。安思远不仅收藏有大量的中国古代书画、碑帖,更是从1970年代开始关注中国近现代书画。他的过人之处正在于,在他大量购进中国近现代书画的时候,这一板块在海外的关注度几乎为零,就连大都会这样的世界博物馆的中国近现代藏品也少之又少,直到获得安思远的大批捐赠后,才丰富了这一品种。有行家透露,“安思远重要的近现代藏品几乎都在大都会了,本次的拍品除了石鲁,其余作品相对一般。”在近现代诸家中安思远格外推崇石鲁和傅抱石。他在1982年左右来到中国内地,通过中间人大量收购石鲁的作品,其中很多作品都是直接从石鲁的家属手中收购的。果然,18日的拍卖中,石鲁《梅石图》,经过激烈竞价以352.5万美元成交。而另外一幅潘天寿《满堂清芳》以156.5万美元成交。   安思远珍藏拍卖进入第三天是清代瓷器、工艺品及高古玉部分,效应继续放大,创高价之后的喝彩已经司空见惯。这个专场被认为是安思远收藏中弱的品类便是清代瓷器工艺品。连安思远的友人Robert也认为,安思远并不喜欢清代文化和品位,所以收藏得很少,藏品也很一般。但即便如此,几乎每一件器物都经过了数倍于估价的轮番竞争。贵的雍正/乾隆斗彩团花纹罐,从几千美元抢到了50.9万美元。一向销路不是很好的高古玉在这里也扬眉吐气,前30件拍品中,高古玉占了十二件。20号进入第四天的拍卖,以高古工艺品和宗教造像为主。值得一提的是本场一件元/明彩绘菩萨壁画,其价值被买家充分认可,以296.5万美元成交(估价仅为万美元)。另外一件非常罕见的汉代金质耳杯也以72.5万美元的高价落槌。21日的两场拍卖分别是西方工艺品和藏书专场。尽管先前不被看好,而且中国买家相对兴趣不大。拍卖的节奏也明显放缓了很多,但成交也都还说得过去。

苏富比拍卖现场

冷门频出 泛亚洲艺术受关注     今年的纽约虽被安思远夺去大半眼球,但总观艺术周,其他拍场也惊喜不断。苏富比今年加大拍卖规模,在中国艺术品方面共推出了五场拍卖:阪本五郎藏中国陶瓷,总成交446.4万美元;宋瓷源流,383.1万美元;铭昭令德专场,总成交948.4万美元;中国古董常设专场,以1679.6万美元收槌;中国古代书画以4144.1万美元结束。本届纽约亚洲艺术周中,纽约苏富比在中国艺术品方面共收获了7601.6万美元。佳士得亦在安思远之外的常设中国古董专场中获得1693.5万美元成交额,成交率为73%;中国书画专场成交额达495.7万美元,成交率85%;柯蒂斯珍藏17世纪瓷器总成交386.7万美元,成交率93%。相较两家拍卖行的辉煌,纽约邦瀚斯与纽约道尔今年可能在征集上相对弱了不少,春拍并未呈现精彩作品,也自然是平平收槌了。

大明楷书御制佛经 1402.6万美元成交(苏富比拍品)

纽约亚洲艺术周期间,刘益谦以1402.6万美元 (约合人民币8690万元)竞得郑和真迹再度引起关注。他此番豪掷,成为本届纽约亚洲艺术周期间昂贵的拍品,也是亚洲以外地区拍卖价格的中国书画作品。这件源自明代永乐年间的佛经据传为郑和真迹,来自重要日本藏家珍藏。在开拍前估价仅为10万到15万美元,起拍价也仅设定在10万美元。虽然预展时也并没有作为重要作品给予焦点关注,但一经开拍,便有15位买家参与竞投,激烈程度可想而知。随着竞拍变得越来越焦灼,终的竞投在四位来自亚洲和美国的买家之间展开。拍卖历经了31分钟,此件明代佛经终以1230万美元落槌,加佣金后的成交价达到1402.6万美元。苏富比拍卖的另外一件拍品是《皇唐受命之宝》玺印。很多人都表示该玺印的印文似为明代后刻,纷纷不予看好。苏富比的估价也仅为两万美元,然而出入人们预料,该品却一路被抢到了164万。另外一件清乾隆御制青玉交龙钮《大观堂宝》,亦在有争议中以445万元被刘益谦收走。   今年纽约亚洲艺术周很突出的一点,就是能够明显的感受到除中国以外,尤其是来自喜马拉雅、印度和东南亚地区的艺术造像备受关注。也许得益于两个方面:其一,纽约亚洲艺术周举办方并不希望把艺术周办成中国买家的盛宴,而有意加大泛亚洲概念的布局。今年大都会和Rubin博物馆都推出了喜马拉雅为主题的艺术展。其二,安思远夜场拍卖起到了示范作用。此夜场中呈现的尼泊尔、西藏、印度雕塑作品有不少打破了世界纪录,引来颇高关注,促使很多中国买家去关注这一领域。两家国际拍行均在这一板块的成交上成绩优异,佳士得常设的东南亚、印度及喜马拉雅艺术专场总成交372.3万美元,75%;苏富比的印度、喜马拉雅及东南亚工艺品以601.5万美元收场。

明永乐 青花葡萄花卉纹菱口盤 512.2万美元成交(苏富比拍品)

艺术周是否意味着市场回升?   今年纽约亚洲艺术周在一片喝彩声中完美谢幕。安思远珍藏汇同其他拍卖专场整体表现上佳。亚洲艺术周主席康诺弗评价:“今年从拍场到各个古董商的表现来看,都是十分让人满意。”很多业内人士称,今年对于拍卖行和参与纽约亚洲艺术周的古董商都可称 “艺术周”。能获得如此业绩,其中安思远的珍藏以及佳士得的大力推广吸引了巨大人流。同时辞世的一代大师的审美以及他的美轮美奂的珍藏都给藏家树立了新的标杆。艺术周期间遇到一位来自台湾的买家,他告诉,这两天去古董店,很多商人就地涨价,“本来看中了一件青瓷,结果一问贵了,原因是安思远拍卖中类似的一件拍了近100万人民币”。价格导向的作用也使很多买家看到类似安思远珍藏专场中的东西立即掏钱买下。这这样的氛围里,纽约亚洲艺术周交投活跃、情绪高昂。   众所周知,中国艺术品市场自2012年起就开始进入调整期,至今未能走出阴影。纽约亚洲艺术周的火爆不禁让人发问:艺术周以及安思远藏品成功的拍卖是否能够带动整个中国艺术品市场走出阴霾?观点有些不一致。大陆的藏家周先生就非常看好未来市场:“如果你研究一下近几十年的中国艺术品市场发展史,每当遇到难关的时候,推出一位藏家的精品都有助于拉动市场。而且从今年的整体情况看,我认为会往好的方向走。”但是大部分业内人士没有那么乐观,尤其来自大陆的藏家。他们认同海外拍卖好过大陆的事实,也相信安思远效应可能对中国市场带来一些利好。但他们仍然认为,安思远个人的魅力强化了“名人收藏过的东西一定贵”的艺术市场铁律。大部分人认为,利好的影响微乎其微,他们预计大陆艺术市场的调整期还要持续到2016年。

布同凡响英菲克充电无线布艺鼠标即将上市
899元起魅蓝Note6搞事情直降3
鼻塞流鼻涕的偏方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