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奇功化诬陷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0:37:52 来源: 安顺信息港

苏小倩是大北坡市光明银行大库经理兼出纳员,经她手日流量各币种总量多时有三十个亿。今天是季末清仓,点了一天千元钞票,把她累得腰酸背痛。  下班铃声响过之后,苏小倩做了相应接交手续,向执行经理交完班,穿上外衣,拿起手包走出银行大门,头也没回地钻进爱车,向小家安乐窝方向驶去。  她有个幸福小家,丈夫是大北坡市航空大学副校长、高级飞行驾驶员指导教师。两人有个女儿方龄十岁,一直在爷爷奶奶和姥姥姥爷家轮流宠爱的照顾着。  在两人的二人世界里,十五年一直在保鲜期。两人月收入,奖金在外,总额有二十六万六千元。她们生活条件宽裕,请了两个保姆;一个厨师级做餐饮专职保姆,另一个保洁员是位年轻姑娘,兼日用品采购。  厨师保姆将两人餐饮弄的天天不同样。苏小倩夫妻俩小日子过的十分完美。  小倩从单位回到家后,老公出差还没归来。保姆按以往的用餐时间,将苏小倩一个人的饭菜摆好在小餐厅桌上,然后毕恭毕敬的等在客厅。苏小倩打开门,与往日异样的香气迎面扑来;  她夸张的大喊一声:“哇!阿姨,这是做的什么菜呀?香气这样诱人呢?我还没有吃就觉得浑身长劲!”  保姆见女主人如此开心的走进来,她喜笑颜开的站起来说:“小姐一定饿了吧?遵您吩咐,做了您喜欢吃的四菜一汤,先生出差不在家,您就自己享用吧。”  其实保姆并没有做什么特别的大餐,只是在往日的菜系中调整了一下品种,仍然四菜一汤。不过有一道不常用餐的鹅掌山椒,也就是往日从来没有的这道菜。小倩小两口喜欢辣味,这道极辣的菜,往日是普通辣子鸡。还有一道菜是往日三餐必不可少的菌类,海带丝银耳或者是葱爆鸡翅煸银耳。  另外的一道不常做的、小倩爱吃的红烧龙虾。今天保洁员小王在水产市场选来的是一只从来没见过的透明龙虾。这只透明龙虾个头是小了一点,从外表可清晰见到内脏的蠕动。这种透明龙虾还不怕高温。保姆厨师把油温烧至八成热,约二百七十度时,细心的将洗净的龙虾下锅炸制。保姆厨师把龙虾放进锅里的一刹那,惊的她目瞪口呆!刚挨上高温油时,看到这只透明虾好像动了一下。她将透明龙虾放进油锅后瞪大眼睛的看着,啊!它在热油里欢快的游了起来!  厨师保姆不得不将它从高温油中捞出来,用菜刀将它头割下,重新烹饪。做完这只透明龙虾,保姆厨师也觉得厨房飘出的香气有些异样。四个菜做好后又调制一碗雀舌丝瓜汤,厨师保姆收拾完餐桌,坐在客厅休息看电视。  苏小倩走到厨师保姆面前,微笑着说:“阿姨,一起用餐吧。”  保姆厨师也一笑说:“小姐,您的饭菜我只做您一个人的,先生出差沒到归期我没带他的份。我和保洁员小王的饭菜也做好了,等她去市场回来时我们一起用餐。”  苏小倩向厨师保姆一笑,去了小餐厅用餐。吃完四道美味,苏小倩又动筷夹了一口鹅掌山椒,只觉得辣的她七窍生烟、两只大眼睛直冒金星。她急忙又美美的喝了几口汤,还是觉得有些头晕目玄两眼冒金星的感觉。小倩便走去卫生间用冷水嗽口后,仍然眼冒金星。苏小倩急忙走回卧室,一头扎在床上便进入梦香。  苏小倩一觉醒来,已是凌晨三点左右,天还没大亮;她睁开双眼,看到房盖外面满天星斗还在晨曦中眨着眼睛。小倩觉得好奇怪,她摇一摇头,又努力眨几下两只眼睛,向天花板仔细看去;“不对呀!天花板怎变成透明的了呢?是啊,上面还有一层房间呢。怎么了?连那些钢筋混凝土也变成透明的,这可能吗?”  苏小倩坐下冷静的想了一下昨晚进餐时的一幕,心里暗暗想道:“难道说是被山椒辣坏了视神经?还是那盘与众不同的龙虾作用呢?食物怎么改变机体功能呢?不可能吧?那么是什么缘故让眼睛的视力功能改变的如此神奇呢?一夜间视力有如此穿透力,以后到底会有怎样的结果呀?唉!管他呢,该怎么生活就怎么生活好了。”  苏小倩想明白后,下床去洗漱,又穿戴整齐走出自己房间。听到厨房刀勺响声,知道是厨师保姆阿姨在为她做早餐。她还是下意识的向厨房灶间撇去二目,还是和在卧室一样,视力穿透几道隔壁墙,看到厨师保姆阿姨纤尘不染的甩动着一身颤颤抖抖地赘肉在忙着。厨师阿姨身体各部精美结构,都非常鲜明的呈现在眼前。  苏小倩捂上嘴偷着笑了起来,觉得是太不可思意的事。她来到小餐厅,桌上已经摆好了两碟小咸菜和一杯奶。厨师阿姨端着主食盘走了进来,小倩没敢抬头看她,怕笑翻了不好收场。  厨师阿姨放下两个汉堡包和一片特制薄饼,她笑容满面的对苏小倩说:“小姐请慢用,还需要啥请讲。”  苏小倩抬头看了一眼厨师阿姨,羞的她满脸红晕说:“好了阿姨,您也该用餐了。”厨师阿姨转身拿起托盘往外走时,小倩又仔细看了一眼她的后身;厨师阿姨的内衣花纹、厨师阿姨的嫩白肌肤尽收眼底。小倩不敢再看,捂上嘴差点笑出声来。  厨师阿姨走后,小倩拿起筷子刚要去夹咸菜,却发现咸菜梗中有一条黄线虫。虽然已死去,但是黑黑的头、多个足、明晃晃的,望一眼觉得很恶心。苏小倩喝了两口鲜奶,抽出纸巾擦一下,沒敢再去看桌上其它食物,她怕看到内部含有脏东西以后会产生厌食,起身又走回卧室。她习惯的抬起左腕,看一下时间尚早,又躺了一小会儿便整妆准备上班。  苏小倩坐进爱车里,发动着车后向发动机望了一眼,她看到八个活塞上下往复运动着觉得非常惊奇,视力突然会穿透金属,看到金属内部组织结构。小倩稳了一下心神,拍了一下方向盘自言自语:“走!一切听天由命,该怎么做就怎么坐,什么顾虑也不要有。”  一路上,小倩看到紧闭的商店卷帘门内全是赤身男女在摆布货架商品。让小倩不敢再看长街上漫步的男女,他们虽然穿的非常讲究,但是一点也掩盖不住身体丑陋部位和肌肤。  十几分车程,小倩停好爱车向办公大楼走去;抬头看她的几位男女同事一眼,竟然会和在家看到厨师阿姨玉体一样,男同事们的肌肤玉体各部结构也清晰可见。同事笑着抬手向小倩打招呼,小倩扫一眼男同事全身,羞臊的她低着头回复对方,然后看着自己的小脚丫向她办公室走去。  苏小倩刚坐下,值班刘秘书敲门进来报告:“苏经理,行长有请,让您和昨天接您班的李经理马上过去一下,有要事相商。”  苏小倩抬头看了一眼值班刘秘书,透过服装看到的让小倩也有些羞怯的一笑说:“刘秘书我知道了,马上就过去。”  大明银行行长是一位四十上下岁男士,比苏小倩也大不了多少,此人城府甚深,近他和昨天接苏小倩班的李经理在肆意算计苏小倩。行长在办公室正跷着二郎腿等待苏、李二人。  苏小倩见行长门开着,用中指骨节敲两下门说:“行长您找我?”  行长站起身让坐:“来来小倩,你请坐,有个事要核对一下,先等一等李经理。”说完,哈腰倒了一杯水递过来。苏小倩坐在沙发上伸手去接水杯,正好看到行长下衣里的一切,手一打颤,水杯落地摔个粉碎。  行长有些不高兴的说:“怎么了小倩?精神这样紧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做错事可以改吗,改了就是好职员。”  “行长,我有什么事?我没做错任何事改什么?什么可以改,什么改了就是好职员?乱七八糟的话是怎么说的?”  “苏小倩,说到这里也就不必等李经理了;明说吧,李经理说昨天你们清库交接少了三捆千元钞,应该知道在哪吧?”  “行长,李经理可是验过钞垛的,没有差呀?”  “苏小倩,你走后李经理又重查一遍,千元面额少三大梱,数额太大,必须要经公安的。”  “好吧行长,既然行长要经公安,那我只好认栽了的。票子不像转账,三大梱是三百万,可以去我家任意的翻。能找到我打梱印的票子,我求极刑。”  苏小倩无意识的在屋里到处看着,两眼落在行长档案保险柜上。她仔细看内部,除了几个档案袋,还有三梱千元大钞。苏小倩瞪大眼睛仔细看封印是自己昨天才盖上的章,心里不由得打个寒噤暗自道:“乖乖,这个办法好,行长和值班经理合谋,我苏小倩长一身嘴也说不清楚!”  说时迟、那时快,李经理和市公安局经警一同推开行长办公室的门。警官们进屋便直入主题,把行长刚说的内容对苏小倩讲一遍说道:“苏小倩,希望你配合一下,去大库清点一下总库存,核兑一下是不是像行长和李经理说的,少了三百万。苏小倩,咱们请去大库吧!”  苏小倩不屑一顾的一笑说:“各位警官,不用去核查了,是少了三百万。”  “苏小倩,你把现钞放在哪里了?交出来可以从轻量刑!”  “各位警官,我没放哪,是李经理和行长放在这里了。”苏小倩用手指着档案柜:“警官请看,封印和日期是我昨天打上去的。不信你们看看,反正我是看的真真的。”  行长暴跳如雷的吼了起来:“疯了!疯了!她疯了!警官,她承认少了三百万,还是带回警局去问吧!”  苏小倩大声喊道:“呵呵,真够闹人的,坚守自盗、贼喊捉贼。警官,请打开保险柜看一下,要是没有,我求极刑!”  “警官,别听她胡言乱语,她精神不正常。”  “警官,是谁胡言乱语?一看究竟有什么困难吗?怎么?这三百万里也有你们警局一份吗?为什么我说话你们一句也不信呢?”  “哎,苏小倩,你是怎么知道就在保险柜呢?”  “哈哈哈,看到的不可以吗?警官,别人都是左心室,你是右心室,也是才看到的。不信吗?咱去医院检查一下可以吗?”  警官头目觉得蹊跷,心里暗自问自己:“哎!怪了,我的右心室除老婆知道以外,任何人不知道我身体与众人不一样。怪了,她是怎么知道的呢?难道说真是她看到的吗?”  “苏小倩,你还看到我还肾哪地方与众不同吗?说对了可以打开行长保险柜,要是说的不对,那可就讲不了,咱去警局再说吧。”  “一言为定警官,别人两个肾,你是两个正肾、两个副肾稍小一些。警官,我说的对吗?你别昧良心回答我!”  “好,答对了苏小倩,说说吧,你是听谁说的?”  “警官,我记得我说过,是我亲眼看的。”  警官头目看着行长,结结巴巴的说:“行长,您把保险柜打开让大家看看吧,到底有没有三百万!”  行长非常坚决的说:“警官,这个保险柜除我任何人不许看,里面装有银行密押码和重要文件。”  警官头目觉察到这位行长大人一定有猫腻,情急之下他拔出手枪,对准锁眼儿来了个连发,用力一拉柜门,柜门大开也真相大白;发现苏小倩没说谎,果然有三梱千元大钞躺在里面。警官头目对手下说:“来人,把行长扣上带回警局,三百万钞票一同带回警局!”  苏小倩觉得在大北坡市光明银行不可能再维持下去,于是到人事部办理了辞职。又钻进爱车,发动机车后向发动机处望了一眼,她紧眨动双眼,可是再也看不到发动机内脏活塞。苏小倩拉下车窗,向路人望去,同样结果,无论她怎么努力的摇头眨眼,再也看不到他人衣服里面的肌肤与身体各部结构。  苏小倩短短的二十小时特异功能,随着身体中新陈代谢也排出体外。美丽、端庄、善良的苏小倩,又恢复以往的正常。 共 413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专治男科研究院哪好
云南哪家治癫痫医院好
详解癫痫疾病的危害
本文标签: